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蛊真人 > 第九十一节:地丘传承
    墨线变化不定,持续了好一会儿功夫,这才渐渐定住,形成一副地形图。

    图的中央,是一块隆起的土地。没有山峰?#30422;停?#22369;度很缓,上面张开一个豁口,仿佛通往地底的模样。

    在这处地?#21073;?#26631;注着两个字——地丘。

    地丘四周,是沼泽和树林混杂的地形,在西南角上,还有一条河流。

    在整个地形图的下?#21073;?#36824;有四句——“土中蕴光,芒高万丈,百里天游,咏?#36153;?#39321;。”

    方源口中喃喃,咀嚼了半天,却参悟不?#28014;?br />
    这四句,说是诗词,似是而非。说是蛊?#21073;?#20063;?#34892;?#27169;样。

    但方源有一点可以确认,这四句谜题,很显然是故意留下来的线索。

    更为奇妙的是,这地形图形成片刻后,又渐渐地从灰白石板上消失。

    很快,方源手中的这块石板上面,就变得清白一片,空无一物。

    但方源闭上双眼,却能轻松地回忆起这份地形图的每一个细节,丝毫不差。

    这并非是他记忆力惊人,而是——

    “画意蛊。这石板上,被种下过画意蛊。此蛊能形成图画景象,深入蛊师记忆深处,令蛊师永不忘怀。”

    方源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彻悟的光。

    很显然,这是一个蛊师留下来的传承。

    为了鉴定这些灰白石板,方源从葛家的族库当中,取得了许多一清二楚蛊,日光蛊,月光蛊?#21462;?br />
    刚刚,他就动用了这些蛊虫。?#32531;?#21448;很有技巧地灌注真元探测。

    这些手法,都是鉴别灰白石板,特定的手段。

    结果就是这些手段,成了开启这块灰白石板秘密的钥?#20303;?br />
    “伪造这个灰白石板的蛊师,不只是用了画意蛊。还用了其他蛊虫,才形成这?#20013;?#26524;。这个蛊师留下传承,为了筛选出继承者,倒是花费了一番心思。”

    方源笑了笑,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获得了一份蛊师传承的线索。

    传承。是这个世界的文化特征之一。

    不管是正道蛊师,还是魔道蛊师,都会选择留下传承,在这个天地中留下独属于自己的印记。

    虽然?#20197;?#22320;获得了这个传承线索,但方源却并没有太多的惊喜。

    五百年前世时,他?#33485;?#36935;过许多类?#39057;?#24773;况。现在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绝大多数的蛊师,都会留下传承。

    这样一来,就造成传承良莠不齐。有蛊仙传承,有四转五转蛊师传承,这些都是有看头的。但也有很多,是二转三转的传承,甚至一转蛊师?#19981;?#30041;下传承。

    再加上时光消磨。天灾**等等,很多蛊师探索传承,得到的结果,都是失望。

    ?#34892;?#20256;承,早已经毁灭消亡。?#34892;?#20256;承,被人捷足先登。?#34892;?#20256;承,则是魔道传承,是被人精心设计过的陷阱,是心理阴暗的蛊师,在临死时的发泄。

    “我现在忙得脱不开身。没有时间为了一个说不清楚的传承,放弃手中的计划,赶到远方去。再者,单凭这份地形图,我也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土丘’究竟在哪里呀。”

    得了土丘传承图。只是一场小小的意外,很快方源就将其抛之脑后。

    在接下来的日?#27704;錚?#20182;继续修行,同时开始炼蛊。

    从之前两家的积累中,他得到了一份改良后的蛊?#21073;?#26041;源觉得挺有意思。

    从葛家族库中,他又取出一些蛊虫,花费了几天功夫,失败了两次后,将手中三转的鹰翼蛊,提升为四转的鹰扬蛊。

    说起来,这只鹰翼蛊放在他手中,几乎就没用过。还是方源出了腐毒草原,来到红炎谷附近,葛家营地中时,碰到几?#19968;?#38598;开市,从市集上买来的。

    狼王常山阴,可不是飞行的能手。方源自然不会轻易动用这项大师级的技艺。

    这是一张底牌,将来一旦动用,必定会让世人大吃一惊。

    常山阴失踪十几年,是一个相当棒的借口。谁都不知道他有什么际遇机缘,成为飞行大师,为什么不可能?

    鹰扬蛊炼成的数天后,葛光亲自拜见方源,带来了最新的情报。

    “马家已经彻底吞并了费家,成为天川英雄大会的主角……”

    “猛丘英雄大会上,努尔家的代表是一位五转蛊师努尔图。”

    “草府方面的赵家?嗯,那个赵怜云,马鸿?#35828;?#22971;子,日后成为智道蛊仙的奇女子,现在还不过是个稚嫩女童吧。”

    “不管怎么说,马家这次大出风头,很显然是想大干一场,冲击王庭之主的宝座了。这和前世记忆,也是相符的。就是不知道马鸿运有没有出现?”

    方源一边思索,一边回忆。

    他模糊地记得,这次王庭之争,马家表现得极为强势,尤其是在前期,兵锋强盛,众志成城,屡破强?#23567;?br />
    但是树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35835;?#24517;湍之。

    马?#39029;?#30340;风头太盛,先后被老资格的黄金家族盯上,几番恶?#21073;?#34429;然都得到了胜利,但都极其惨烈,元气大伤。

    最后马家?#32531;?#27004;兰逼住,八面重围。黑家人多势众,但马家防御森严,据险固守。

    黑楼兰?#25163;?#20146;?#21073;?#20037;攻不下,眼看大风雪就要来临,最终只能迫和。

    马?#39029;?#26381;于黑家之后,获得了许多进入王庭的名额。马鸿运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也能进去。

    正是借助了这次机遇,他获得了八十八角珍宝楼中的仙尊部分传承,从而日后崛起的资本。

    这时,葛光开口,向方源请教道:“太上家老大人,如今各处英雄大会,已经进行得如火如荼。我们这边玉田英雄大会上,也是人雄层出不穷,高手相争,风起云涌。其中又以刘文武、黑楼兰两家实力最为雄厚,其他势力都被比了下去。”

    “如今,月牙湖畔,只?#24418;?#20204;一家势力留在这里。就算是大型部族,也都启程赶往玉田,参加英雄大会。经过这些天的休养生息,我们也已经消化了战果,稳定了局面。如果再不启程的话,时间上可就?#34892;?#26469;不及了。”

    方源点点头。

    英雄大会是相互之间的?#34164;剑?#20063;是各方势力的合纵连横。

    葛家虽然实力膨胀得厉害,但也只是个?#34892;?#37096;族。如果参加不了英雄大会,脱离了游戏规则,将会受到排挤,影响很大。

    葛家的族长虽然是葛光,但是?#28304;?#26041;源担任了太上家老之后,他的决定就已经能主宰葛家的行动了。

    这些天来,葛光等家族高层,也等得?#34892;?#24515;焦了。

    他们没有方源的前世记忆,不知道这次玉田英雄大会,会有一场精彩的龙争虎斗,因此结束的时间也是最晚的。

    方源?#28304;耍?#26089;已经有所计划安排。

    他摆摆手,对葛光道:“部族虽然稳定了局面,但只是表面现象。暗地里,还是人心浮动得很。真要作?#21073;?#21363;便有?#34892;?#37096;族的底蕴,却没有相匹配的实力。”

    葛光垂首,一?#24443;?#25964;地聆听方源的训示。

    方源继续道:“玉田英雄大会的争斗,才刚刚步入**而已,不急着去那里,我们要先去?#27844;?#19968;趟。”

    “?#27844;齲俊?#33883;光面露疑惑之色。

    ?#27844;?#26159;一处类似月牙湖的地?#21073;?#23665;谷广阔,长满青绿色的大葱,有独特的生态。

    在那里,生存着大量的兽群,比月牙湖只多不少。当然,还有大量的野生蛊虫。

    其中,就有一种闻名?#38449;?#30340;二转蛊,葱爆蛊。

    这种蛊,外形如葱,却非青白色,而是艳丽如火。一旦催动起来,它便散发出极其浓烈的气味。

    野兽闻到这种气味,将会变得极其暴躁,展现出侵略性,容易攻击他人。

    因此,?#27844;?#26159;比月牙湖更?#28216;?#38505;得多的地方。

    怎么好端?#35828;?#33521;雄大会不去参加,反而要去这等危险之地呢?

    但紧接着,方源便说出了理由:“很久之前,我便在?#27844;?#20013;放养了狼群。经过这些年的培养,应该也发展壮大了罢。”

    “原来是这样!”葛光顿时眼前一亮。

    奴道蛊师要培养出来,消耗的资源十分庞大,单单每天喂养野兽的食料,就是个庞大的数字。

    这些天来,葛家为了?#23637;?#26041;源的狼群,消耗甚多,叫葛光有了十分沉痛、清晰的认知。

    因此,很多奴道蛊师都会选?#31353;?#20859;。

    他们会选择一些环?#22478;?#24403;的地?#21073;?#23558;兽群当做种子,放养在里面。

    每隔一段时间,去查看验收。如果兽群壮大了,那就是收获。

    当然了,收获的概率是比较低的,绝大部分情况下,是兽群受到削减,甚至会全军覆没。

    但尽管如此,绝大多数的奴道蛊师,仍旧会选择这样做。

    毕竟奴道的修行,对资源负担极大,能?#31353;?#28304;这样,将狼群直接放养到福地中的凡人蛊师,能有多少呢?

    方源这么一说,葛光顿时理解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初狼王的联系还在,但是狼群是多是少,我也不太知晓。但此次参加英雄大会,狼群自然是多多益善。有越多的狼群在手上,我们的底气也就越足啊。”

    方源的话,让葛光连连点头,赞同地道:“太上家老言之有理,那我们何时启程?”

    “就在今日。”方源道。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
上海福彩中心官方网站 双色球的篮球投注技巧 金7乐开奖查询 今晚必中 秒速飞艇是官网开奖吗 足彩频道新浪竞技风暴 胜利彩票 走势图投注 上海天天彩选4今晚开奖号码结果查询 足球小说求索 360德甲直播 内蒙古11选5开奖查询 新浪彩票3d 3d开机号近10期 火柴人羽毛球双人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