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蛊真人 > 第七百六十四节:凶杀案
    房家的出击,震撼了整个西漠正道。

    毫无疑问,偷道杀招是一个大杀器,一时间所有的西漠正道势力都被震慑住。

    方源很快也得到了此战的战报,内容还很详实,?#20982;?#25972;个战斗过程的影像。

    这战报当然是房家主动给他的。

    “房家应该掌握了一道盗天真传!”方源对这个发现也分外吃惊。

    方源旋即想到了大盗仙蛊。

    这只仙蛊便是他从房家手中索要来的。

    根据某种传闻,房家收获这只大盗仙蛊也是一场意外。是从一位投靠而来的散仙手中得到的。

    “或许当年,房家得到的不只是大盗仙蛊,还有盗天真传的线索罢。”

    “超级势力的底蕴,真是……”

    方源摇了摇头。

    就像武庸抛出玉清滴风小竹楼,房家拿出了偷道仙蛊屋,还有杀招偷道来,也迅速改善了不利的局势。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战略性质的震慑。房家的局势将因此改变,看来上一世就是因为这个,导致正道势力间的妥协。”

    杀招偷道能?#22351;?#21462;道痕,一旦用出来,就能直接摧毁自然资源点。

    正道势力的主要基石,便是分布在各个地点的资源点。

    ?#25512;?#22351;这些资源点不同,杀招偷道效果立竿见影,并且是绝户计,釜底抽?#21073;?br />
    房?#39029;?#20987;的这一?#21073;?#33891;家太上大长老董陆沉无恙,但宝月绿洲从此除名。

    真要逼急了房家,房家就如法炮制,西漠正道中哪个势力能挡住这般的突袭?

    就连董陆沉这样的八转蛊仙在场,都做?#22351;剑?br />
    方源不禁暗赞房睇长的选择。

    他专门挑了一个硬骨头,有董陆沉在的地点来进攻。

    这对其他势力的震慑程度?#20599;?#20301;了。

    但同时,他也有分寸。

    宝月绿洲只是一个?#34892;妥?#28304;点,连大型都算不上。它对董陆沉有不同的纪念意义,因为是埋葬他爱妻的所在。所以每年到?#22235;?#20010;固定的时期,董陆沉就会来?#35828;?#24764;念亡妻。

    所以,董家的损失并不大,董陆沉的愤怒也不多。因为只是道痕损失,他爱妻之墓却未受分?#20102;?#20260;。

    “这里的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并?#19968;?#20805;分利用了此战战果,不仅是震慑西漠正道,还来震慑?#25671;!?br />
    方源捏着手中的信道凡蛊,冷笑了几声。

    在这信中,房睇长还特意提到天露,他说道:天露的战损应当很少,只在十?#24043;?#21491;的程?#21462;?#35753;方源再找找看,说不定能发现另外的二十滴天露。

    方源之前扣下三十滴天露,直接报告给房家,说是战损,乃是之前影无邪入侵所致,并且恐怕以后都会减产。

    这只是一个借口,对于真相,他和房家心知肚明。

    但房家没有和他心照不宣,而是在战后委婉地警告他:不要太过分了,扣下十滴就可以了,剩下的二十滴你得交?#20384;矗?br />
    天露毕竟是八转仙材,房家不想放弃这份收益。

    当然,里面更多的是打压方源。你一个外人刚刚加入房家,就想上房揭瓦?给我收敛点!你看看这一?#21073;?#25105;们房?#19968;?#26159;很有实力的,你好好想想,仔细掂量!

    这才是房睇长送信方源的真正意思。

    正道的交流比较含蓄,不像魔道那般直接。

    ?#29240;?#26159;这恰恰说明你们的虚弱啊。”方源心头一片雪亮。

    此?#21073;?#25151;家没有动用其他仙蛊屋,证明豆神宫一?#21073;?#37027;几座仙蛊屋都有极大的损伤。

    房家催动的偷道仙蛊屋,明显是残?#39057;摹?#20652;动出来的杀招偷道虽有八转程度,但方源已看出此招对仙蛊屋的负担极大,应该不能多用。

    甚至并不稳定!

    若是杀招稳定,又能频繁催动,房家早就拿出?#20174;?#20102;,不必拖到这个时候。

    杀招偷道是房家的?#30528;疲?#25151;家并不想用,但没有办法。

    很可能,房家掌握的盗天真传也并不完整,?#21482;?#32773;他们没有完全消化吸收。

    因为房家最多的是阵道蛊仙,擅长的也是阵道,和偷道风马牛不相?#21834;?br />
    方源先是给房睇长回信。

    信中说明二十滴天露找到了,是自己之前?#30828;?#30340;时候?#20013;?#22823;意。

    随后,他眼中阴芒一闪即?#29275;骸案?#25105;亲自动手了。”

    仙道杀?#23567;?#32736;流珠!

    这段时间来,他已经是掌握了天露绿洲大阵,并?#19968;?#24067;置了阵中小阵,不仅能够营造出自己镇守的假象外,还能遮掩方源的大动静。

    而翠流珠杀招也改良成功,催动的时候更快,在目的地那边气息也减弱了许多,远没有之前那般的张扬。

    方源来到燎萤戈壁,这里?#36136;?#23961;峋,植被稀少,充斥着一种虫群,?#20982;?#29134;萤。

    燎萤数以亿万,当中?#20982;?#28023;量燎萤蛊,从三转到五转。

    燎萤蛊是一种炎道蛊,比?#32454;?#31471;,最低的转数就是三转,但至今没有六转出现过。

    这里是房家的?#34892;妥?#28304;点。

    房家在这里布置的仙阵,利用燎萤蛊营造出炎道环境,豢养其他的大量的炎道蛊虫。

    镇守这里的,只有一位六转房家蛊仙。

    方源动用见面曾相识做出伪装,随后直接扑杀过去。

    他杀死这位房家蛊仙,丢下尸体,又摧毁了大阵,还屠戮了所有的蛊虫,并将戈壁破坏得面目全非,这才扬长而去。

    值得一提的是,他动用的是土道手段。

    琅琊福地的库存中,就有数只土道仙蛊,并且方源的土道杀招也是十分丰富。

    做了这事之后,他便回到天露绿洲去。

    房睇长这边,?#25112;?#21040;方源的回信,笑了一笑,随后便得知了自家燎萤戈壁被摧毁的噩耗!

    ?#26448;?#38388;,这位房家的智道大宗师,都微微一愣。

    刚刚的好心情荡然无存。

    房家死人了!

    燎萤戈壁不重要,重要的是房家的蛊仙战死了!

    一直以来,房家蛊仙都较为稀少,?#25512;?#20182;西漠正道势力对比,处于劣势。只是最近吸纳了败军老鬼、鹰姬还有算不尽之后,这才有了起色。

    但这三人都是外人,不姓房,终究隔了一层。

    房家蛊仙死了,哪怕是六转,都对房家而言是一个惨痛的损失!

    房功重?#28216;?#27604;,立即?#20384;?#21644;房睇长商量。

    交谈了几句后,房功留守房家大本营,房睇长当即动身,亲自前往燎原戈壁查探凶杀现场。

    “凶手虐杀了我族蛊仙!”

    “还?#36805;?#22721;里的所?#20982;?#28304;都摧毁了。”

    “这明显不是谋财害命,而是充斥着报复的意味!”

    房睇长动用智道手段,很快感知到凶杀现场残留着的某些残暴的念头,愤怒和仇恨交织的情绪。

    “土道手段……难道是董家的复仇?”

    房睇长旋即想到这一点,董家擅长的是土道,但他又很快微微摇头。

    “若是董家做的,未免太过明显,更有可能是其他正道势力浑水摸鱼啊。”

    “情况有点糟糕……”

    房睇长?#25104;?#38452;沉下来。

    他是智道大宗师,对于祭出杀招偷生震慑西漠正道势力的后果,有过许多推算。

    其中就有一种情况,便是西漠正道势力中有人想要挑拨,不敢公?#22351;?#38590;,隐于幕后,施展诡计。

    方源的手脚相当干净,留下的线索都是他想要留下的。

    还有一个要素,那就是房家缺乏信道蛊仙,房睇长是智道,不修信道。

    若是专修信道的蛊仙来,那就有点悬,说不定能找到有关方源的蛛丝马迹。

    但房家不成。

    房家就算邀请信道外援,首先就不能是其他西漠正道,这就排除了一大半。要邀请散仙和魔道,至少得要有七转修为。

    但身为正道的房家,平时和这些散仙、魔仙关系也不是很好。

    纵然有关系不错的散仙,或者暗中交易的魔仙,但这些人未必就是信道流派啊。

    房睇长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他回转动大本营的时候,?#25104;?#38452;沉如水。

    西漠正道那边很快得到了消息。

    当即就有八转大佬?#24066;?#33891;陆沉。

    董陆沉听到这个消息,当即就?#34892;?#25077;!

    他吸了口冷气,心中升腾起怒意,暗?#20982;?#21650;:“究竟是哪个王八羔子,想要害我们董家!他房家有杀招偷生,没有对付我董家的超级资源点,是有分寸的。但是这王八羔子杀死了房家的蛊仙,那?#25512;屏说?#32447;了。真是该死!”

    “这人用了土道手段,而我就是土道蛊仙,我董家主修土道,这明显是想要嫁祸啊!真阴险,真够毒,偏偏?#19968;?#19981;能直接反?#25285; ?br />
    董陆?#21015;?#20013;积蓄着一?#25797;破?br />
    他还不能四处大叫,宣扬自己不是凶手。

    首?#35753;?#26377;人公然怀疑他,就算有,他这般宣扬,岂不是示弱?

    刚刚房家破坏?#22235;?#33891;家的一处?#34892;妥?#28304;点,你这样大叫无?#36857;?#23682;不是说明你害怕了房家?

    这不仅有损董陆沉的个人名誉,也打击董家的声威。

    所以,董陆沉尽管恨极了方源,也极想宣扬自己的无?#36857;?#20294;对于?#24066;?#30340;八转大佬,也只能哼哼两句:“大快人心(我很生气)!只是此事是谁做的?我董陆沉要?#28304;?#20154;大加奖赏(抽筋扒皮)!”

    “呵?#24688;!?#37027;边的八转大佬回应得意味深长。

    董陆沉顿时心情更不好了。

    你呵呵的笑个屁啊!

    我容易么我?

    我董家的势力?#27573;?#21644;房家挨着,房家被排挤打压,前番出手就是为了震慑我?#24688;?#36825;次房家蛊?#26432;?#23475;,若房家强势反击,我董家的危险最大啊!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值走势图百度乐彩 香港彩票开奖结果 吉林福彩时时彩 3d专家预测最准确今天 俄罗斯左轮枪赌小游戏 中国浙江快乐12选5下载 福彩3d投注工具之3d过滤缩水工具 pk10牛牛害人 足彩胜负彩 牛牛卡盟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大乐透全部历史开奖 幸运三分彩开奖 体育彩票p3试机号 竞彩让球胜平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