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第一狂妃 > 第2880章 我来了,你可以滚了
 轻歌的眼角余光暗中观察着阎碧瞳,阎碧瞳握着伞柄的手,微微用力,直到关节发白。

另一?#30343;?#20110;袖?#20048;?#22402;落,略有发颤。

暴风雨的情绪全都聚在胸腔,但她一字不说,努力克制。

“嫂子?”

叶青衣微笑。

阎碧瞳始终一言不发,默不作声。

叶青衣无辜地望向夜惊风:“惊风,嫂子这是不?#19981;?#25105;吗?”

叶青衣与夜惊风相处多年,知道夜惊风的性子,对朋友,永远下不去狠手。

而她也知道女?#35828;?#30171;处是什么,刻意撕开伤疤,狠狠践踏。

九辞想出手的时候,轻歌的手搭在九辞的肩上。

九辞不解地望着轻歌,轻歌朝他摇了摇头。

这么多年,叶青衣的确追随着夜惊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至少对待夜惊风,叶青衣是不错的。

九辞一出手,肯定要杀了叶青衣,就算要杀,也必须有个正当理由,否则这会是夜惊风心里的一个结。

而且,她明白,比之女儿、儿子的出手,夜惊风的开口,才是阎碧瞳期待的。

她和九辞就算当众能把叶青衣给杀了,都不如夜惊风维护的一句话。

“惊风……”叶青衣还想说着什么,却是戛然无数,缄默着。

夜惊风单手搂着阎碧瞳的肩膀,轻凑在阎碧瞳的耳边,温柔地问:“你?#19981;?#22905;吗?

你若不?#19981;叮?#25105;们就赶走她,好不好?

你不要不高兴,我跟她什么都没有,我夜惊风这辈子,下辈子,?#21487;?#27599;世,只爱你一个人,什么叶青衣,叶红衣,叶绿衣,我都不要的。”

轻歌:“……”谁说她家老子是白痴的,她要去将那人暴揍一顿。

夜惊风这情话说的,真是叫人面红耳赤。

叶青衣的脸则是陡然变了,尤为的尴尬,无地自容,却又无路可走;似一根木桩子般杵在那里。

“惊风说得对,嫂子,你若不?#19981;?#25105;,我以后就不出现在你面前了。”

叶青衣倒是聪明,即便有怒,还是隐忍了下去。

此时她若逆着夜惊风的话说,反倒会让夜惊风不悦。

叶青衣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阎碧瞳还真不能拿她怎么样。

诚然,阎碧瞳到底是神月都赤炎灵女,?#20160;?#24494;怔后,这会儿倒是?#19968;?#20102;状态。

“我怎会不?#19981;?#21602;?”

阎碧瞳?#29702;?#21547;笑望着叶青衣,轻声道:“叶姑娘,我不在的这些年,的确辛苦你了,惊风能有今日的成绩,也离不开你的功劳,不仅如此,陪伴着惊风的兄弟战士们,都是我该感激的。”

随着阎碧瞳的话往下说,叶青衣的脸算是越来越难看了。

如此一来,叶青衣便与夜惊风带领的战士们,并无区别。

阎碧瞳又道:“我知道的,女子,总要比男子细心一些。

惊风能有你这样一个朋友,我很高兴。

叶姑娘你辛苦了,不过,从今往后,我会做好一个妻子该尽的责任。”

言下之意:我来了,你可以滚了。

叶青衣的面容僵住,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九辞直接鼓掌呐喊,自家娘亲果真威武。

“娘亲说得好!”

九辞拍掌笑道。

轻歌瞧着九辞这兴奋的劲儿,无语至极,额上落下一滴冷汗。

因九辞的嘲讽,叶青衣更加站不稳了,轻歌扶住了叶青衣:“青姨该好好休息了。”

叶青衣回头看了眼轻歌,少女眸色幽幽,宛如清潭,寒冷无边,深不见底。

与之对视的瞬间,叶青衣的灵魂和深处的秘密都已?#27426;聪ぃ?#37027;种已被看穿的透明感,叫叶青衣?#21482;擰?br />
叶青衣不愿。

夜惊风化身剑尊出现在东洲的天空,叶青衣的眼里只有崇拜和热?#23567;?br />
她爱着的,是这么美好的一个男人呢。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早已离开了十几年的阎碧瞳,怎么就出现了?

她知道阎碧瞳的美丽,她听夜惊风说了无数遍,?#27426;?#25152;有的听说,永远都不如亲眼所见来得震撼。

太美了。

不同于夜轻歌的张扬狂妄,是一种惊艳的美。

宛如火焰一般,却不炽热,反而温婉优雅,似江南女子,却又透着坚毅。

叶青衣承认,她卑微了,她恨不得藏身在泥泞,不再去对比。

但她不甘。

数年的光阴,都已交付在夜惊风的身上,怎?#24066;?#29993;手离去?

“惊风说过,嫂子是一个很好的妻子。”

叶青衣顿感惋惜:“若?#30343;?#26041;大?#35828;?#25191;迷不悟,嫂子何至于这些年都跟他呆在一起,本可与惊风过神仙眷侣的日子,真是太可惜了。”

当叶青衣无奈地说出这番话后,一家四口的脸色,都已变了。

毕竟,传了出去,庸俗的世人都会说,夜惊风的妻子,跟别人同床共枕了很多年。

对于阎碧瞳来说,她终于释怀的那些年,因叶青衣一句话,再次堕入炼狱,回想起一?#26410;?#30340;无望与无助。

九辞的双眼,蔓延出了邪佞之气。

夜惊风陡然生怒。

啪!一巴掌,狠狠打在了叶青衣的脸上。

满头的珠钗倒在了地上,一头凌乱的发披散下来。

叶青衣捂着红肿的脸,错愕地看着轻歌。

轻歌冷漠地看着叶青衣,赫然伸出右手,攥住叶青衣的?#26412;保?#23558;其高高提起。

九辞瑟瑟发抖,一脸无语,心中腹诽:让他不要动手,要冷静,结果自己先出手了。

“叶青衣,你能说个人话吗?

阴阳?#21046;?#30340;做什么?”

轻歌冷笑:“别以为都是蠢货,听不出你的弦外之音。”

轻歌五指渐渐收缩,叶青衣感到了窒息,才红肿的脸,又渐渐发白。

“你娘是清白的。”

一道身影,从东侧的笼?#27704;?#20256;来。

轻歌扭头看了去,?#25509;?#25259;头散发,面?#31354;?#29406;,发出了笑声:“我想让你娘成为我的妻子,但是我连她的房间都进不去,我只要靠近房门,她就以死相逼,这么多年,我甚至都没碰过她的手。”

轻歌?#20037;跡?#20919;冷地望着?#25509;?br />
?#25509;?#22312;为她娘亲说话。

?#25509;?#27492;刻若不解释的话,因为叶青衣的一句话,娘亲必是声名狼藉。

阎碧瞳望向了?#25509;?#30524;神是复杂的。

?#25509;?#30896;过她的手,还抱过她。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25509;?#22914;此说,只为给她一个清白。

阎碧瞳并不感动,?#30343;?#21775;嘘,诧异。

这么多年了,空虚也算是做了一回人。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