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能小农夫 > 第15章 夜摸寡妇家
?    “村长,这个我懂的,我拿到申请款后,会给你钱。”闫寡妇也不拐弯抹角了。

    “呵呵呵,小闫啊,我金有财还缺钱吗?”金有财奸笑着。“我见你一个人生活不容易,不但想帮你申请农村建房那三万块,还想帮你申请低保。”

    金有财现在放长线钓大鱼了,农村低保每个月有几百块领,一年就有差不多一万块,这可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

    果然,闫寡妇一听金有财这样说,马上笑着道:“村长,谢谢你了,?#19968;?#35760;得你的好。你,你想……”

    闫寡妇没有说后面的话,不过金有财懂啊。

    “小闫,你?#28982;?#21435;,晚上我亲自把申请农村建房申和低保的表格拿给你,我手把手地教你填啊。”金有财看着闫寡妇后面的浑翘,只觉喉咙一热,一股?#28982;鷸背?#21897;咙。

    娘的,这种感觉是在自家黄脸婆身上?#20063;?#21040;的,今晚一定要好好地玩弄闫寡妇。

    “那,那好吧。”闫寡妇犹豫了好一会,最后还是被那低保给左右诱惑住了。

    一年有一万几千块的话,这么多年下来,那会有多少钱啊?

    低保可不是那么容易申请,就算村里的一些五保户,也领不到低保呢。

    “我今天晚上去你家啊,你记得留门。”金有财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过去想摸闫寡妇胸前的颤巅。

    他一看到那对东西就受不了,恨不得马上把闫寡妇拉进房间里好好地蹂躏……

    “吱。”外面的门响了,接着高大的黄翠花走进来。

    闫寡妇急忙道:“村长,那我先走了。”

    黄翠花看到闫寡妇离去,瞪着金有财问道:“金有财,刚才闫寡妇过来问什么?”

    “呵呵呵,她没问什么。”金有财摇着头。

    “哼,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花花肠子,我告诉你,金有财,如果你敢搭上闫寡妇,我跟你拼命。”黄翠花叫着。

    “翠花,你胡说什么啊?我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金有财拼命地摇着头。

    由于叶英凡现在的身体好了,他在地里除?#25910;?#33609;非常卖力。

    一个小时后,叶英凡不好意思地对叶九道:“爸,我?#20146;?#26377;点不舒服,想去方便一下。”

    “好,你去吧。”叶九还在地里忙活着。

    叶英凡看了看四周,然后往着右边的?#25910;?#22320;走去。

    现在的?#25910;?#24050;经长到?#24187;?#22810;高,人在里面几乎?#24378;?#19981;到了,叶英凡随便往地里一蹲,别人不会看到他。

    可叶英凡不想在自己家的?#25910;?#22320;方便,所以去别人家的?#25910;?#22320;。

    当他进到里面后,便看到前面好像有着什么东西在动着。

    “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前面有兔子或者山鸡?”叶英凡心里暗喜。

    因为家里穷,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肉了。如果能打到一只兔子或者山鸡的话,可以改善一下伙食。

    可就在叶英凡?#37027;?#22320;往着里面走的时候,眼前不由一亮。

    因为前面哪是什么兔子山鸡啊,简?#26412;?#26159;活春宫秀啊。

    有一男一女就在?#25910;?#22320;里玩起野战来了,男的是杨万年的父亲杨文,女的是村里的王寡妇。

    “啊啊啊。”王寡妇正面对着叶英凡,当她看到他之后,害怕地叫了起来。

    “王寡妇,你不要叫那么大声,可能有人在附近啊。”杨文听到王寡妇叫了起来,吓得急忙阻止,他还以为王寡妇兴奋而情不?#36234;?#21602;。

    “快起来,有人。”王寡妇终于回过神来。

    杨文一听吓坏了,急忙停下来回头一看,见是叶英凡,才暗暗松一口气。“英凡,平时杨文叔?#38405;?#19981;错,你不要乱说话啊。”

    杨文与王寡妇手忙?#24597;?#22320;穿着衣服,叶英凡第一次看到女?#35828;?#36523;体,思想在不断地飞扬着。

    虽然王寡妇已经有三十多岁了,但那白花花的一片,还是有点吸引力。

    王寡妇穿好衣服后,小声地对杨文道:“你解决这件事情。”说完,她拿起除草的小锄头往右边走去。

    杨?#20869;?#35754;地走到叶英凡的身边道:“英凡,其实王寡妇也很苦,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22812;?#26469;帮她除草。”

    我靠,你这是除草吗?是除王寡妇吧?叶英凡在心里鄙视着。

    ?#25226;?#25991;叔,我刚才什么也没有看到。”如果这个男主角是金有?#39057;?#35805;,叶英凡肯定回去大声叫嚷。

    但是杨文的话,他不好意思说了,平时杨文一家对他们还算?#24378;?#20197;的。

    于是,叶英凡转身走了。

    中午,叶英凡与父亲回到家,李丽就高?#35828;?#23545;叶英凡道:“英凡,杨文叔说你现在的身体好了,送一斤猪瘦肉给你补?#32929;?#20307;。”

    杨文是村里杀猪的,不过以前很少给叶家猪肉,特别是这种瘦肉。

    “这个杨文也是的,那要多少钱啊?”叶九不好意思了。

    叶英凡笑着道:“爸,既然是杨文叔的好心,我们就收下吧。”

    晚上十点多,村里黑漆漆一片。

    农村与城里不一样,一到晚上九点后,家家户户都关门睡觉了。

    而有婆娘的男人,都会搂着婆娘在家里恩爱。

    金有财?#20302;?#25720;摸地向着闫寡妇的家走去,别人说闫寡妇是黑寡妇,专克人。

    他才不会相信呢,今晚他就要好好弄弄这个黑寡妇,让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心里更加不舒服。

    到了闫寡妇的门口,金有财用力地一推,发现门在里面闩上推不开。

    “不会吧?闫寡妇搞什么鬼呢?”金有财拿出手机给闫寡妇打电话,发现对方关机了。

    哼,你以为关机就能避得过我?金有财直接走到院子的墙边,用力一拉上面,翻过墙头跳了下去。

    里面还是黑漆漆的一片,房子没有灯,可能闫寡妇在里面睡觉。

    嘿嘿嘿,睡觉好啊,我也想睡觉呢。金有财用力推着里面的房间门,发现还是闩上了。

    “小闫,你开一下门。”金有财小声地叫着。

    虽然他是村长,但来扒寡妇的窗有点不雅,还是低调一点。

    可里面还是没有动静,金有财火了,干脆用力撞着房门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飞过来一个东西正好砸在金有?#39057;哪?#34955;上。

    “哎呀,痛死我了。”金有财捂着脑袋惨叫起来。

    他摸到脑袋好像流出不少血,再也顾不上什么低调了。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