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法家高徒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新生
    “特赦令!”

    展開的卷軸中,一個個文字浮現,組成一片抑揚頓挫的文章。

    不過眾人的目光,都被開頭的幾個文字所吸引。

    特赦!

    特赦是王朝特有的一種手段。

    也是國家鼎盛的一種象征。。。

    一般來說,只有人王登基之時,才會大赦天下。

    現在乾帝盤已經登基四十年有余,也就是說,天下已經四十年沒有特赦了。。。

    司徒刑身為北郡總督,統領文武,權利之大,不再親王之下。

    所以,他也有權利進行特赦。

    不過,和人王的大赦天下不同,他的特赦力只能針對北郡。。。

    俞大猷!

    司馬公!

    武二!

    李大頭!

    。。。

    一個個小楷,好似鐫刻在紙張之上。

    名字很多,足足寫了數十張紙。。。

    司徒刑一張張的翻看,確定沒有遺漏之后,這才輕輕的點頭。

    “本官以北郡總督的名義,昭告天下,于今日今時,進行特赦!”

    嘭!

    巨大的黃金獅子扭頭印,重重的砸在紙張之上,發出好似悶雷的聲音。

    等他將印章拿開,一個四方,赤紅的印痕烙印在特赦令之上。。。

    本來輕薄如紙的特赦令,竟然瞬間變得沉重起來,就連那實木做成的案牘,都好似承受不住,發出嘎吱之聲。。。

    司徒刑也不在意。

    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特赦令。。。

    一道赤色的龍氣,從官印的痕跡上升騰,最后竟然化作一道龍形,不停的纏繞。。。

    嗷!

    赤色,好似神龍的龍氣,在空中不停的扭轉,到最后更是嘴巴大張,發出一陣陣,好似老牛,卻異常威嚴的聲音。

    一道看不見的聲波向四周擴散開來。。。

    在場的死囚,雖然看不見空中的龍氣。。。

    但是他們都好似感覺到什么,下意識的抬頭,看著龍氣纏繞的方向。

    噗!

    噗!

    噗!

    赤色的龍氣好似潮水一般向四周鼓蕩。

    黑色的氣息,好似破冒泡一般炸裂。。。

    一道道好似鎖鏈的黑氣,更是從中間斷裂。

    “究竟發生了什么?”

    死囚們只感覺,身上不由的就是一輕,好似某種禁錮被人徹底的打碎。

    。。。

    在大家看不見的陰世,更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道道龍氣降下,將成片的黑氣驅散。

    無數被罪孽纏身的鬼魂得到了救贖,露出本來的面目。

    一人獲罪,全族遭殃。。。

    以前他們是罪人!

    不僅自己深陷囹圄,就連以前去世的先人,也遭到龍氣反噬。。。

    這也是《三字經》中提及的,子不教父之過的原因。

    也正是因為這樣,囚徒罪人,沒有資格進入家族祖墳。。。

    這是對他們最大的懲罰!

    不過,今天因為司徒刑的特赦!

    他們不再是罪人!

    百年之后,可以進入家族的墳地,更能進入祠堂,獲得祭祀!

    從而會受到家族福地的庇佑。。。

    一切都發生了改變,不僅他們自己獲得了自由,就連他們遠在陰間的先人,也獲得了解脫。。。

    一個個囚徒面色感激的看著司徒刑。

    更有人難掩激動,痛哭流涕。。。

    司徒刑的特赦,讓他們有一種重獲新生之感!

    司徒刑靜靜的坐在那里,沒有出聲,他能夠理解眾人心情,畢竟,在這個鬼神的世界,人不僅僅要考慮當下,更要考慮未來。。。

    等眾人的情緒都變得穩定之后,司徒刑才輕聲問道:

    “爾等現在都已經獲得了自由之身!”

    “可有什么安排,打算?”

    “這!”

    眾人聽著司徒刑的話,不由的就是一愣。說實話,他們以前真的沒有考慮過這些,他們當時的想法非常的簡單,那就是盡量的活下來。

    哪敢有其他的妄想?

    現在,突然問他們這個,難免有些茫然。

    好在司徒刑對此早有安排,笑著說道:

    “想要繼續在軍中效力的,安排身份,重新編入其他軍伍!”

    “等日后獲得軍功,不僅能夠封妻蔭子,更能為先人爭取榮光,光耀門楣!”

    聽著司徒刑的話,不少人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軍功!

    他們不是儒家,更不通經典。。。

    軍功!

    是改變自己社會地位,最快的手段。

    不過,進入軍中,就意味著兇險,稍有不慎就會戰死沙場,馬革裹尸!

    想到這里,不少人的眼睛中流露出遲疑之色。

    因為經歷過生死,所以他們比一般人更知道生命的可貴。。。

    “不想要在軍中效力的,直接就地解散,化整為零的進入鄉野,官方給提供全新的身份憑證。。。”

    “你們以前的犯罪記錄,也會被本官統一銷毀!”

    “只要爾等自己不說,世上將沒有人知道今日之事。。。。”

    司徒刑的處置非常的完美。

    銷毀以前的記錄,重新建立戶籍,這是讓他們真正的重新開始。。。

    就算是最挑剔的人,也沒有辦法說出不好。。。

    看著司徒刑案牘上那堆積如山的路引,以及憑證,眾人的呼吸不由變急促。

    只要拿著憑證,他們就可以和以往徹底的斷個干凈,找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重新開始。

    擁有全新的人生。。。

    這樣的誘惑,是常人沒有辦法想象的。

    也正是因為這樣,剩下的一千多死囚,大多數都選擇了路引。

    畢竟,沒有人愿意直面生死、

    顯然,他們想要去一個全新的地方,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

    司徒刑對于這樣的結果,并不感覺意外。

    畢竟,當兵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職業,誰不敢確定,自己一定能夠活的下來。

    所以,他們如此選擇,也在情理之中。

    不過,也有二百多人,選擇在軍中效力。。。

    也算是意外之喜。

    因為流下來的,無一不是精兵1

    無意不是直面生死的勇士!

    這些人,論戰力,恐怕不再北郡精兵之下。。。。

    看著那些氣勢肅殺的兵卒,樊狗兒的眼睛不由的亮起,臉上更是流露出難掩的垂涎。

    這樣的精銳!

    哪個將領不喜歡?

    不過,他也知道,這些人,絕對不會全部進入自己的陣營。。。

    就算為了權衡,司徒刑也會將他們打散。

    事實上,也正如他預料的那般。。。。

    。。。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