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三國小霸王 > 第1515章 不如歸去(沉睡青衣打賞加更)
    楊彪聽得心煩,一甩袖子,向后院走去。進了書房,他一眼就看到了案上的書匣,下意識地加快腳步,走到案前一看,果然是曹植剛剛提到的《說文解字》。他心中喜悅,顧不得洗漱,打開包裝,取出一冊翻看起來。一口氣看了幾頁,他才注意到自己還沒點燈,不免覺得好奇,抬起頭,卻發現屋里很亮堂,根本不需要點燈。

    這時候,楊彪才注意到那扇鑲滿琉璃的窗戶,燦爛的陽光從窗戶里照了進來,稍許扭曲的光線將室內照得五彩繽紛,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楊彪眉頭緊皺,扔下書,轉身出門。袁夫人正好進來,一見他的臉色,“嗤”了一聲:“放心吧,這是阿權送的,不會壞了你楊家的清廉名聲。”

    “我知道阿權嫁了個好夫君,對你這個姑母也很孝順,可她現在是孫家人,又是妾,不能這么奢侈,要不然將來色衰失寵,日子會很難。她原本是個沉穩的女子,怎么嫁了孫策,也跟著孟浪起來了?”

    袁夫人“噗哧”一聲笑了。“行了,只聽說過有其父必有其子,沒聽說過有其夫必有其妾的。你想說我那弟弟就說,沒必要這么遮著掩著。這些琉璃沒你想象的那么值錢,阿權送我們一匣也不僅僅是為了孝順你這個姑父。她是想讓你做個榜樣,幫著在長安打開銷路。”

    “這一扇窗多少錢?”

    “市價一萬,成本五百不到,不過這是秘密,擔心你不肯收才說的,你可別說漏了嘴。”

    “利這么厚?”楊彪臉色微變,跟著袁夫人走回屋里,打量著那扇窗戶,心里一陣陣的發緊。他出身世家,又做過司徒,知道這些看起來漂亮的琉璃其實充滿了危險。荀彧在關中推行新政,大部分是模仿南陽,所作所為基本上都是跟著南陽來的,南陽造馬車,他也造馬車,南陽造紙,他也造紙,總之南陽做什么,他就跟著做什么。現在又出了琉璃,利潤這么豐厚,荀彧沒道理不跟進。

    可他要是真的跟進,那才是真的麻煩。按照正常的認識,價格賣一萬,成本至少兩三千,荀彧仿制肯定也是根據這個目標來,等他把成本降下來,造出琉璃,孫策已經把錢賺得差不多了,到時候大幅度降價,降到兩千以下,孫策還有錢賺,荀彧卻要虧得吐血,不僅賺不到錢,之前的投入也全打了水漂。

    對經濟民生本來就很艱難的朝廷來說,這無疑是在放血。

    “怕了?”袁夫人似笑非笑。

    “我怕什么?”楊彪強作鎮靜,心里卻有些打鼓。他轉了轉眼珠。“對了,剛剛出宮的時候遇到荀文若,他聽說我明天和士孫君榮出游,也要同行。”

    “所以你明天肯定要喝酒,說不定哪句話就把這底價說漏了?”

    楊彪笑得很勉強。他知道夫人聰明,一點就透,但是當面被戳破還是有些不好意思。袁夫人走到窗前,撫摸著那些一塵不雜的琉璃,忽然笑了一聲:“你怎么知道這不是一計,就是讓荀文若不敢仿制?”

    楊彪眉頭輕皺,撫著胡須沉吟不語。袁夫人說得有道理,這成本太低,低得不合常理,也許就是要讓荀彧知難而退,不敢仿造,好讓南陽來的商人獨擅其利。能買得起琉璃的人其實根本不在乎這琉璃是兩千還是一萬,能在這樣的窗戶下讀書靜坐,不用忍受嗆人的燈油味,一萬也值,更別說省下來的燈油錢了。

    “你看,這件事無論你說與不說,都有可能中計。”袁夫人笑了一聲,轉身出去了,走了兩步,又轉了回來。“你打算什么時候棄官?德祖有家書來,說豫章已定,他打算在豫章建一座書院,請你去做祭酒,傳授你楊家的學問,教化百姓。”

    楊彪心中一動,隨即又覺得不妥。“我不去,你給德祖寫回書時,讓他也盡快回來。天子正是用人之際,他那個私相授受的太守還是別做了,回來正經入仕。”

    “私相授受?”袁夫人柳眉輕揚。“這么說,朝廷要討伐孫氏父子了?”

    “這個……”楊彪斟酌著措詞,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夫人的問題。朝廷沒有討伐孫策的實力,但這不代朝廷沒有這樣的打算。袁紹固然無法洗清矯詔的罪名,孫策也不是什么順臣。他們父子占據荊豫揚三州,現在又將青徐收入囊中,就算再傻的人也知道他們已經繼袁紹之后,成為朝廷的心腹大患。弘家楊家四世三公,忠義傳家,就算不能為朝廷討賊,也不能接受孫策的任命。但這句話他不能當著袁夫人的面說,否則等于指責袁術不臣,至少是有眼無珠,選擇了孫策做繼承人。

    “還是你自己給他寫回書吧,我這個做母親的管不了那么大事,我只關心他什么時候能成親生子。這孩子,都是做太守的人了,還沒成親,就算封了侯,將來也沒個人繼承爵位,有什么用啊。”

    袁夫人一邊嘮叨著一邊出去了,留下楊彪一個人在屋里發呆。

    ——

    荀彧走進司徒府中廷,士孫瑞迎面走來,兩人差點撞在一起。荀彧很驚訝,側了側身體,目光越過士孫瑞的肩膀,見中廷人影綽綽,不免有些奇怪。

    “司徒這是哪里去?”

    “荀令君,你……找我?”

    荀彧心細,聽出了士孫瑞的言外之意。他轉身出門,示意士孫瑞門外說話。士孫瑞不解,卻還是跟著他走。兩人出了司徒府,并肩而行,各自的隨從跟在后面十余步。荀彧注意到士孫瑞沒有用司徒的車馬儀仗,身邊也只有兩個隨從,加上沒有穿官服,看起來和一個普通官員差不了多少。

    “司徒,你這也太簡易了吧?”

    “有什么關系嗎?”士孫瑞笑笑。“要不請令君關照一個御史彈劾我,免了我這司徒之職吧,我也落得輕閑,說不定還能趕上為王子師送葬。”

    “司徒這是心有怨言啊。”

    士孫瑞拱著手,看著遠處的南山。“不敢。我士孫瑞雖然不是什么俊逸之才,卻也知道仕途沉浮,你來我往是人之常情,我放得下。只是覺得尸位素餐,浪費朝廷俸祿,卻不能為朝廷分憂,心中有愧。本來有心自免的,又怕影響陛下名聲,所以才打算等個合適的機會。令君,我們……”

    士孫瑞輕嘆一聲,神情落寞。“不知道尊叔慈明先生若在,看到今日之長安,會作如何想。我是累了,越來越看不懂這世道,不如歸去。”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