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奶爸的田園生活 > 第五百五十二章 摘野酸梨
    現在山里看著是挺晚了,四處漆黑一片,但是于城市而言,夜生活才開始。

    白倩打通了王崢的電話,簡單寒喧一陣后,還沒說到這邊攝影比賽嘉賓的事情,王崢卻說道:“正好,我有事情要找你們啊。”

    “哦?什么事,您說。”白倩問道。

    “上次不是找你們聊過漸凍癥電影的事情嗎?這不劇本寫好了,幾位主創打算去桃花村看一看,實地取景,這不故事里也有你們嗎?他們也來看看你們。”王崢大致說道。

    也就是說,劇本寫好了,拍攝前的準備工作也差不多是時候要進行了。

    別的劇組或者會因為經費問題,而延遲拍攝工作,但是在王崢這里,卻是不存在的,都是投資追著他。

    這部電影的經費早就到位,其中程赫還投資了一部分呢。

    聽說王崢要帶工作團隊過來,白倩連忙問道:“那王叔,您準備什么時候過來呢?”

    “盡快吧,手頭的事情越堆越多,越拖就越慢,爭取這兩天把時間擠出來,去你們那里。”王崢說道。

    既然他們要過來談投資的事情,白倩便沒有提小蓮山的攝影比賽的事情——等來了再說也不遲,反正也不差這兩天。

    而且,電話里談可能會被拒絕,當面的話,可能好談一點。

    于是,話題就一直圍繞著電影的事情聊下去,商量了一會兒后,話題結束,掛了電話。

    白倩說道:“好了,問題結束了,王大導演過兩天過來,到時候我們當面問這個問題吧。”

    程赫點點頭,說道:“唉,還是朝中有人好辦事啊。你想啊,別人想找王大導演贊助活動,能找得到他嗎?現在一般的活動,他會出面嗎?萬惡的人情社會啊!”

    白倩默默的看著他裝,看著他裝,終于忍不住笑了,白了他一眼,說道:“你這人也真是的,還沒見過像你這么臉皮厚的人呢。自己得了好,還要來賣乖,你要惡心誰啊……”

    還萬惡的人情社會!

    倆人聊事情、打電話的工夫,程心心沒有人搭理她,結果自己睡著了。

    今天沒有人講故事,她就在大人的絮絮叨叨里睡著了。

    小家伙睡像不怎么好,胳膊腿張得老開,不像個淑女,但是啊,就這么看著,卻讓人很是暖心。

    程赫把她胳膊弄正,放進被窩,把她擺成一個端正睡相的小淑女,然后心滿意足的看著。

    睡著了的孩子,就是個天使,不哭不鬧,看著很乖。

    想起了以前,他突然笑了起來,說道:“你說這孩子啊,剛剛出生時,這么點大,就要占那么大的地方;現在長大了,還是要占這么大地方!”

    基本上,一米八的大床時,白倩和程赫只能睡一個邊,中間的方圓天地,全是這小家伙的,但這還不夠啊!

    她一會兒打橫睡,一會兒斜著睡,一會兒撅著屁股睡,一會兒就把小腳擱在爸爸臉上了,總之,各種奇怪的睡相都有。

    有時候程赫一覺醒來,覺得呼吸不暢,原來是這小家伙的腿壓在自己的胸口上了。

    想起她滿地爬的樣子,似乎一眨眼間,她都這么大了。

    到明年,她就要當姐姐了呢。

    白倩輕撫著肚子,犯愁道:“這家伙的名字還沒有想好呢,怎么辦啊?”

    “沒想好,就慢慢想唄,還有這么長時間,急什么。”程赫一臉淡定,表示不用擔心。

    兩個人小聲聊著天,直到困意來襲,便緩緩睡去。

    晚上滿天星斗,預示著第二天的好天氣。果然,一覺醒來,外面又是白霜一片。

    睡得早,所以醒得也早,外面霧氣蒙蒙,能見度極低,樹葉上一片潔白,離出太陽還早。

    此時程心心已經起來了,白倩還睡著,程赫說道:“走,寶貝,咱們去樹林里看看,看能不能弄到什么好東西。”

    起得早不能浪費時間,呆在這里多沒意思。

    現在還早,回來再做早餐也不遲。

    而且樓上的客人們也都不會這么早起,這時候都一點動靜都沒有,只有這對父女起得最早。

    程心心很高興的牽著他的手,說道:“好,走吧。”

    然后,回頭看看還在睡覺的媽媽,吐了個舌頭,說道:“媽媽是懶鬼,還在睡覺。”

    走出客廳,打開大門,一股冷風吹了進來,兩個人不由得哆嗦了一下,程赫問女兒:“心心,你冷不冷?要不要再穿一件衣服?”

    小孩子都不知道怕冷,程心心果然搖搖頭,說道:“不冷。”

    程赫想了想,還是就這樣出門了。剛剛那一哆嗦,可能只是屋里與屋外的溫差太大,一時不適應而已。

    再說了,出去走動能增加熱量,不會冷的。

    那什么,春捂秋凍,現在還沒真正到冬天,就這么怕冷了,冬天怎么辦?現在出去轉一轉,至少也能增強她的抗寒能力,不會那么嬌氣。

    出了門,程赫反手再把門關上,程心心伸手從爸爸手里搶過籃子,說道:“爸爸,我給你拿著。”

    程赫心頭美著呢,有個小跟班就是好啊,提籃子這些小事情,都不用自己動手。

    牽著她的小手,程赫在這周圍四處轉著,看看哪里有什么好東西。一來是當作晨間散步,二來這也是相當于他的親子時光。

    一大早,帶著孩子在山林里轉轉,這多少會讓她有童年的幸福回憶吧?

    至于能找到什么,則隨緣了,并不強求。

    早上逛山林的好處,就是約等于和山林一同醒來。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想早些吃蟲的鳥兒,也都陸續起來了,林間響起各種清脆的鳥鳴聲。

    程心心也很高興,看著穿梭撲騰于林間的各種鳥兒,她也跟著用嘴學學鳥叫。

    不過,她現在學鳥叫很不得其法,不過是尖著嗓子叫幾聲而已,不怎么像。

    程赫噘起嘴,用口哨學了幾種鳥叫,倒也有個七八分相似,程心心一聽,立即興奮的說道:“爸爸,我也要學,我也要學。”

    程赫說道:“女孩子學吹什么口哨啊,別學了。”

    程心心問:“女孩子為什么不能學吹口哨?”

    呃……因為……

    程赫說道:“因為學了,嘴巴就會噘起來,一點都不漂亮。”

    好吧,不漂亮這個理由很強大,程心心立刻被嚇住了。

    總不能跟她說,女孩子學會吹口哨,就會像女流氓一樣,一點都不淑女,那到時候她八成又要問,爸爸,什么是女流氓啊?

    如果是春天,一路這樣走來,可以看到很多各種野菜,這會兒只怕籃子都裝滿了,而秋天的話,這些東西都老掉了,不好吃。

    不過,秋天也有秋天的吃法,有一些別具一格的東西存在著。

    這不,前面幾棵樹上,程赫就有所發現。

    那是幾株野酸梨樹,樹上葉子掉得差不多了,還結著不少果子,蕭瑟的在晨風中微蕩著。

    其實,即使是果子,也掉得差不多了,要是再過些天來,說不定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一些早起的鳥,在那些樹上飛來飛去,或者歇個腳,或者和同類們調個情,悠閑自得,但都沒有吃這些果子的意思。

    這果子太酸,連鳥和猴子都不吃,才得以幸存于樹上。

    但是呢,這種酸梨加冰糖熬制出酸梨醬來,再加點蜂蜜,是非常美味的,酸酸甜甜,而且對秋季干燥、咳嗽等等,效果非常好。

    有時候買的潤肺止咳的藥,還不一定比這個有效果,而且這個是純植物性,對人體沒有任何傷害。

    有些人到了秋季嘴唇干裂,甚至破皮出血,無緣無故流鼻血等等,吃這個就非常適合了。

    反正來了,順便弄點回去吧。

    程赫說道:“心心,爸爸上去摘一些果子,可能有點重,你一會兒要幫著提,好不好?”

    既然孩子在這里,就要讓她有參與感,她會印象更深刻。

    可惜野酸梨是脆的,不能摔,如果是像核桃這些不怕摔的,他就直接扔下來,讓她撿進籃子,那她會更愿意干。

    果然,程心心很高興的回答:“好。”

    在她的眼里,流淌著類似于責任、工作、分擔之類的東西,大概就是給爸爸分擔工作的喜悅與使命感吧。

    程赫鄭重其事的把籃子交給她,說道:“那我先爬樹,你就在下面等著啊,別亂跑,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程心心也鄭重其事的回答。

    在她的眼里,有一項很重要的工作等著她啊!

    孩子就是這樣,凡沒干過的事、力所不能及的事,那就干得賊起勁,而會做的、做得動的,比如洗碗、掃地這些,會做了之后,那就沒什么興趣了,能偷懶就偷懶。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