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后手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告之
    田南晨刚到海沽时,也隐蔽在市政府,他对地下工作的艰巨性和危险性,再清楚不过。

    没有坚定?#30007;?#24565;,不可能长时间潜伏在敌?#22235;?#37096;。

    路承周为了潜伏,必须讨日本人欢心,甚至,要干一些汉奸应该干的事情。

    比如说,亲自审讯自己的同志,甚?#28860;?#33258;己的同志用刑。

    有时,还要亲手处决自己的同志。

    路承周无论怎么做,都是一种极大的考验。

    “田书记,我有个想法,想在估衣街,为组织盘下一家药店。”路承周缓缓地说。

    “我知道你的想法,但组织上,目前没有这么多经费。而且,经营药店,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的。”田南晨?#34892;?#20026;难地说。

    他虽是平海?#39057;?#32447;工委的书记,但手里经费有限。

    “马平给我了三十根金条,剩下的十根金条,我可以从军统?#28508;?#24819;点办法。而且,我也有点积蓄。至于经营的人,我也想好了,让马玉珍的父亲马厚谷负责。”路承周说。

    路承周从小就知道,马厚谷是抓药的,每次见到他,都能闻到一股中药材的味道。

    “马厚谷?他可靠么?”田南晨问。

    “很忠厚老实的一个人,这个从马玉珍身上,就能看得出来嘛。”路承周笑着说。

    “我先了解一下这个人吧。”田南晨点?#35828;?#22836;,他没?#26032;?#19978;答应路承周。

    “如果组织上同意的话,我想请组织安排几个人在药店工作。既可以掩护身份,也能为组织以后供应药材、药品提供方便。”路承周说。

    他这所以要特意向田南晨汇报,主要是想安排自己的同志进药店。

    毕竟,?#34892;?#20107;情,不能让马厚谷知道。

    “这个没有问题。”田南晨说,我党是以工人阶级为先锋队的,各阶层的人都?#23567;?br />
    “另外,就是马玉珍的住处,我觉得,她并不适合住在我家。”路承周又说道。

    马玉珍是他的交通员,住在他家,确实有诸多不便。

    “她是你的交通员,跟你住在一起,更方便工作啊。”田南晨摇了摇头。

    “问题是,她对?#39029;?#35265;。”路承周苦笑着说。

    “你有没有想过,将自己的身份告诉她呢?”田南晨突然说道。

    “她现在是海沽站的情报人员,如果知道我是自己的同志,我担心她会应付不来。”路承周摇了摇头。

    马玉珍整天与曾紫莲在一起,如果她知道自己是蚂蚁,对待自己的态度,必然会有细微的变化。

    女人都是很敏感的,如果让曾紫莲知道,马玉珍对自?#21644;?#28982;改变了态度,肯定会怀疑。

    曾紫莲虽?#32531;?#22362;持他的工作,对他似乎也有一种特别的情?#23567;?br />
    可路承周?#27704;?#27809;有想过,要跟曾紫莲成为伴侣。

    曾紫莲是军统海沽站的情报组长,还是总部直接派来的。

    一个女人,能担任情报组长,本身就是一件值得寻味的事情。

    如果曾紫莲没有过?#35828;?#33021;力,如果她对军统不是忠心耿耿,戴立会派她来海沽?

    要知道,曾紫莲担任情报组长时,路承周只是刘有军单线联系的情报员呢?

    曾紫莲在海沽站的资历,一点也不比路承周低。

    在曾紫莲面前,路承周一?#20415;?#23432;着海沽站代理站长的职责。

    他与曾紫莲之间,只有工作,不带任何个人情?#23567;?br />
    “如果,马玉珍知道你在军统的职务呢?你们之间的相处,会不会容易了?”田南晨说。

    “这个……”路承周突然陷入了?#20102;肌?br />
    “我知道,你是担心她可能会影响到,你在宪兵分队的潜伏。可是,组织上派马玉珍当你的交通员,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从她担?#25991;?#30340;交通员开始,你也应该能感觉到吧,她是一位有着坚定信念的共产党员!”田南晨郑重其事地说。

    “好吧,我试试看吧。如果她能察觉到,我与曾紫莲之间的关?#25285;?#33258;然也不用特意告诉她了。”路承周想了想,缓缓地说。

    他与曾紫莲每天晚上交流情报,简直跟做贼?#39057;摹?br />
    马玉珍不在家的时候,他们得用英语交流。

    如果马玉珍在家,只能通过文字交流,曾紫莲每次过来,只能打赤脚。

    “还有件事,你说的大红桥码头?#23454;?#38055;,要亲自与他交流。你刚才说到,要?#20040;?#32418;桥码头,成为给根据地输送物资的基地。那么,这个?#23454;?#38055;,就非常重要了。”田南晨突然说。

    路承周不但很好的潜伏在宪兵分队,还担任着海沽站的代理站长,同时,还做了很多有利于组织工作的事情。

    大红桥码头地理位置优越,如果?#23454;?#38055;能配?#19979;?#22836;的工人,以后这里还真的可以建成,一个物?#25163;?#36716;基地和转运站。

    “?#23454;?#38055;有正义感,也比较讲义气。我相信,这样的人,一定是可以争取的。”路承周笃定地说。

    如果他不是看中了?#23454;?#38055;的为人,又怎么会帮他拿下大红桥码头呢?

    与田南晨聊了两个多小时,离开的时候,路承周感觉全身都充满了力量。

    向田南晨汇报自己的工作,不仅仅让田南晨更好的了解了他,同时,也让路承周?#22836;?#20102;很大?#30007;?#29702;?#27837;Α?br />
    ?#36127;?#25152;有的事情,路承周都只能憋在心里。

    他不能跟任何人说起工作中的事,除了自己的上级。

    党的机密,生要烂在?#20146;永錚?#27515;要带进棺材里。

    这是任何?#24187;?#22320;下工作者,都必须遵守的纪律,铁的纪律!

    回到家的时候,路承周依然轻手轻脚的上楼。

    ?#27426;?#21040;楼上后,他习惯性的走进书房,才坐下没多久,曾紫莲?#32479;?#29616;在门口了。

    跟以前一样,曾紫莲依然打着赤脚,走进来后,到桌上?#32654;?#32440;和笔,准备与路承周交流。

    “这都几点了,你还不睡?”路承周压低着声音,悄声说。

    他故意说话,并不是拒绝与曾紫莲交流,而是想给马玉珍制造机会。

    路承周希望,马玉珍发现自己军统的身份,不是任何人告诉她,而是她“无意间”发现的。

    ps:今天又回老家了,这几天的更新,依然只能保持这样的数量,抱歉。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