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后手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告之
    田南晨剛到海沽時,也隱蔽在市政府,他對地下工作的艱巨性和危險性,再清楚不過。

    沒有堅定的信念,不可能長時間潛伏在敵人內部。

    路承周為了潛伏,必須討日本人歡心,甚至,要干一些漢奸應該干的事情。

    比如說,親自審訊自己的同志,甚至對自己的同志用刑。

    有時,還要親手處決自己的同志。

    路承周無論怎么做,都是一種極大的考驗。

    “田書記,我有個想法,想在估衣街,為組織盤下一家藥店。”路承周緩緩地說。

    “我知道你的想法,但組織上,目前沒有這么多經費。而且,經營藥店,不是隨便什么人都可以的。”田南晨有些為難地說。

    他雖是平海唐點線工委的書記,但手里經費有限。

    “馬平給我了三十根金條,剩下的十根金條,我可以從軍統那邊想點辦法。而且,我也有點積蓄。至于經營的人,我也想好了,讓馬玉珍的父親馬厚谷負責。”路承周說。

    路承周從小就知道,馬厚谷是抓藥的,每次見到他,都能聞到一股中藥材的味道。

    “馬厚谷?他可靠么?”田南晨問。

    “很忠厚老實的一個人,這個從馬玉珍身上,就能看得出來嘛。”路承周笑著說。

    “我先了解一下這個人吧。”田南晨點了點頭,他沒有馬上答應路承周。

    “如果組織上同意的話,我想請組織安排幾個人在藥店工作。既可以掩護身份,也能為組織以后供應藥材、藥品提供方便。”路承周說。

    他這所以要特意向田南晨匯報,主要是想安排自己的同志進藥店。

    畢竟,有些事情,不能讓馬厚谷知道。

    “這個沒有問題。”田南晨說,我黨是以工人階級為先鋒隊的,各階層的人都有。

    “另外,就是馬玉珍的住處,我覺得,她并不適合住在我家。”路承周又說道。

    馬玉珍是他的交通員,住在他家,確實有諸多不便。

    “她是你的交通員,跟你住在一起,更方便工作啊。”田南晨搖了搖頭。

    “問題是,她對我成見。”路承周苦笑著說。

    “你有沒有想過,將自己的身份告訴她呢?”田南晨突然說道。

    “她現在是海沽站的情報人員,如果知道我是自己的同志,我擔心她會應付不來。”路承周搖了搖頭。

    馬玉珍整天與曾紫蓮在一起,如果她知道自己是螞蟻,對待自己的態度,必然會有細微的變化。

    女人都是很敏感的,如果讓曾紫蓮知道,馬玉珍對自己突然改變了態度,肯定會懷疑。

    曾紫蓮雖然很堅持他的工作,對他似乎也有一種特別的情感。

    可路承周從來沒有想過,要跟曾紫蓮成為伴侶。

    曾紫蓮是軍統海沽站的情報組長,還是總部直接派來的。

    一個女人,能擔任情報組長,本身就是一件值得尋味的事情。

    如果曾紫蓮沒有過人的能力,如果她對軍統不是忠心耿耿,戴立會派她來海沽?

    要知道,曾紫蓮擔任情報組長時,路承周只是劉有軍單線聯系的情報員呢?

    曾紫蓮在海沽站的資歷,一點也不比路承周低。

    在曾紫蓮面前,路承周一直恪守著海沽站代理站長的職責。

    他與曾紫蓮之間,只有工作,不帶任何個人情感。

    “如果,馬玉珍知道你在軍統的職務呢?你們之間的相處,會不會容易了?”田南晨說。

    “這個……”路承周突然陷入了沉思。

    “我知道,你是擔心她可能會影響到,你在憲兵分隊的潛伏。可是,組織上派馬玉珍當你的交通員,也是經過慎重考慮的。從她擔任你的交通員開始,你也應該能感覺到吧,她是一位有著堅定信念的共產黨員!”田南晨鄭重其事地說。

    “好吧,我試試看吧。如果她能察覺到,我與曾紫蓮之間的關系,自然也不用特意告訴她了。”路承周想了想,緩緩地說。

    他與曾紫蓮每天晚上交流情報,簡直跟做賊似的。

    馬玉珍不在家的時候,他們得用英語交流。

    如果馬玉珍在家,只能通過文字交流,曾紫蓮每次過來,只能打赤腳。

    “還有件事,你說的大紅橋碼頭甘德鈞,要親自與他交流。你剛才說到,要讓大紅橋碼頭,成為給根據地輸送物資的基地。那么,這個甘德鈞,就非常重要了。”田南晨突然說。

    路承周不但很好的潛伏在憲兵分隊,還擔任著海沽站的代理站長,同時,還做了很多有利于組織工作的事情。

    大紅橋碼頭地理位置優越,如果甘德鈞能配合碼頭的工人,以后這里還真的可以建成,一個物資中轉基地和轉運站。

    “甘德鈞有正義感,也比較講義氣。我相信,這樣的人,一定是可以爭取的。”路承周篤定地說。

    如果他不是看中了甘德鈞的為人,又怎么會幫他拿下大紅橋碼頭呢?

    與田南晨聊了兩個多小時,離開的時候,路承周感覺全身都充滿了力量。

    向田南晨匯報自己的工作,不僅僅讓田南晨更好的了解了他,同時,也讓路承周釋放了很大的心理壓力。

    幾乎所有的事情,路承周都只能憋在心里。

    他不能跟任何人說起工作中的事,除了自己的上級。

    黨的機密,生要爛在肚子里,死要帶進棺材里。

    這是任何一名地下工作者,都必須遵守的紀律,鐵的紀律!

    回到家的時候,路承周依然輕手輕腳的上樓。

    然而,到樓上后,他習慣性的走進書房,才坐下沒多久,曾紫蓮就出現在門口了。

    跟以前一樣,曾紫蓮依然打著赤腳,走進來后,到桌上拿來紙和筆,準備與路承周交流。

    “這都幾點了,你還不睡?”路承周壓低著聲音,悄聲說。

    他故意說話,并不是拒絕與曾紫蓮交流,而是想給馬玉珍制造機會。

    路承周希望,馬玉珍發現自己軍統的身份,不是任何人告訴她,而是她“無意間”發現的。

    ps:今天又回老家了,這幾天的更新,依然只能保持這樣的數量,抱歉。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