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限異能復制 > 第兩百八十章 蝎子幫羅托爾
    夏爾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她不可能沒察覺有人靠近。

    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卻發現那個地方空無一人。

    “我在這里啊。”

    夏爾的身后傳出聲音,頓時背脊一涼。

    這個人是什么時候到身后去的?

    轉過身,這一次看清了,是一個戴著面具的人,穿著夾克外套,身穿牛仔褲,看起來像是男人,但身材纖細,身體曲線又柔和優美,也像是女人。

    這個人是誰?她似乎和陸修認識,夏爾心里警惕起來。

    “能放了他嗎?我找他有點事。”克里斯汀淡淡道。

    夏爾捋了下頭發,強硬回道:“抱歉啊!我們恰好找他也有點事呢,不管怎樣總要有有個先來后到吧,能不能讓我們把手頭的事先處理完呢?”

    “要多久?”

    “幾年吧。”

    “那就沒辦法了……讓我先吧。”

    “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夏爾就打算動手,就在這時,又一個人跳上了這片冰原,那是個中年大叔,穿衣很有格調,讓人一眼就有種他該走上時裝秀的感覺。

    夏爾看著新冒出來的人,心情變得更加煩躁,為什么到關鍵時候總會有一個接一個不認識的人除來搗亂呢?明明就差最后回收這一步了。

    “喂,是你們把我們的人變成這個樣子的吧?在蝎子幫的地盤做這種事,應該做好承擔后果的覺悟了吧!”

    男人惡狠狠道,將嘴里叼著的煙彈到冰面上,用腳用力踩滅。

    夏爾往周圍看去,不知何時,周圍竟然又聚攏了一大批人,這些人和陸修凍殺的那批人不一樣,他們不是尋常人,不是武者就是異能者。

    估計是跟著這個男人來的吧,這個男人應該是這地段的地頭蛇了。

    夏爾最討厭和這種人打交道了,和平鴿對弱小勢力的第一戰術就是講道理,如果講道理不行的話再聯系彥華換種方式講“道理”,而她很討厭這個流程。

    “在我們蝎子幫的地盤做出了這種事,就別想全身而退了。”

    “報上名來吧!你們是那個幫的人?”

    “哼,不管是什么幫派,你們現在的下場都已經注定了。老實交代的話,待會能死的舒服些。”

    下面的人開始叫囂了,而領頭的男人目光也愈發銳利起來。

    他開始仔細打量眼前幾人,突然余光瞄到了躺在地上的陸修。

    男人先是一愣,旋即笑出聲來:“哈!這不是鬣狗幫新上任的那個最強嗎?看起來還這是狼狽啊,竟然被人踩在地上,加入了鬣狗幫還真把自己當成一條狗了!不過……你這么弱,也是意料之中,聽說你是和別人聯手才干掉了狂獅斯達拉,你的最強之名,本就名不副實啊。”

    羅托爾身為蝎子幫的最強者,他說這話也沒錯,每個幫派的最強者都有這樣的習慣——瞧不起出自己以外的任何強者。

    劉思滅沒死之前羅托爾還對鬣狗幫有所忌憚,但現在劉思滅死了,能讓羅托爾放在眼里的只有孔雀幫那人了。

    不過,陸修雖弱,但也是擊敗了狂獅的人,這幾個闖入者既然能逼的陸修不逃到自己幫,反倒進來蝎子幫,那多多少少是有點實力的了,羅托爾暗自心想。

    他帶的人都是蝎子幫實力頂尖的成員,人數上占有優勢,再加上自己的雙異能,這幫人死定了!

    身為罕見的雙異能者,還是兩個互有聯系可以配合的雙異能,他有著病態的驕傲。

    “我不管你們是誰,究竟有什么目的,今天你們就都死在這里吧。”

    羅托爾瀟灑地拿出一根煙點著,放在嘴里深深吸了一口,將一直背在背后的桶形袋子甩了出去,袋子在空中抖落十幾把劍,一把把劍篤篤篤插進了堅硬的冰面中,每一把都一直深插到劍格的位置,可見這幾把劍的鋒利。

    夏爾眉頭皺了皺:“操控刀劍的異能?”

    “操控刀劍?你是在小看我嗎?那種隨處可見的弱小異能,豈能配得上我最強之名!”羅托爾冷笑道。

    說罷羅托爾一揮手,原來插在冰面上的十幾把劍全都化作一道白光,然后凝聚出一個個人形,這些人穿著不同時代的衣物,手里都拿著一把劍。

    這些人有男有女,男的俊美女的漂亮,氣質高貴典雅,但都很銳利。

    這些人是剛才的刀劍所變?

    圖克斯和夏爾同時想道。

    “【名劍聚魂錄】,能將刀劍變成人供自己差遣的異能!好好體會一下吧,和歷代名匠得意之作交手的感覺。”羅托爾自傲道。

    克里斯汀在一旁悶聲不響地旁觀,心想這位還真是貼心,竟然自己解說了一遍。

    她默默將這個異能分類到創造幻想系異能里,分析的同時,還警戒著那些趕來的幫手。

    “原來是名劍所化,那么,我打敗你的名劍后,能不能讓我帶走他呢?”夏爾開始講道理。

    羅托爾收斂笑容:“你先做到再說吧。”

    真是狂妄自大的女人,以為名刀所化的人形就真的是人嗎?他們可有著比人類強悍得多的身體。

    名刀就是他們本身,他們自身的硬度就是那名刀的硬度,而有自己為這些刀劍提供異能,那他們的鋒利與堅硬程度就會進一步大幅增強。

    眼前這個女人身無外物,拿什么和他戰斗?

    看這女人似乎還是一個了不得的武者,大概覺得自己的身體能和刀槍不入吧,不過很可惜,自己另一個異能恰好能讓所有武者絕望。

    【命如鴻毛】——只要砍到的是生命體,那就一定能毫無阻力地切開!

    別說尋常武者,就是第一武者吉利特又如何?在他面前,只要是活的東西,就算是神也能一刀兩斷!

    羅托爾已經能想象到那個女人悍不畏死地沖上來,然后被自己幾十個劍靈亂刀砍死的場景了。

    他特別喜歡這種場面,那些武者動手前的自信和臨死前絕望害怕的表情,對比鮮明,將他們的愚蠢襯托得淋漓盡致,也將自己的強大襯托得淋漓盡致。

    那些千錘百煉的肉體,在他的劍靈面前就和豆腐一樣不堪一擊。

    哼!紙糊的肉體!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