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惡魔賢者 > 第83章 溜?
    整個墓**,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不僅是玫瑰小隊的幾人,同樣還有那些不死生物。

    它們放下手中的武器,轉向中央的棺槨,逐漸匍匐在地,展現出了低級不死生物的另一個特性——階級服從!

    所有的低級不死生物都會對更高級的存在無條件的服從,這是絕對的壓制,哪怕是巫師召喚出來的不死生物,一旦遇到等級更高的存在它們都會出現躁動與擺脫控制的行為。

    此刻站在石臺上的彭斯,明明是人,卻出現了一樣的狀況。

    一動不動,不是他不想動,而是不敢動!

    這就像是一些尋常土狗遇見叢林里出來的猛獸會直接倒地臣服一般,這是上位者的氣勢壓制,彭斯被對方的氣機鎖定,他的身體已然不受他的控制,只能看向唐納德,希望他能做出些應對。

    然而此刻唐納德同樣是冷汗滿面,在他的靈視當中,整個墓穴的負能量此刻都已經集中到了那一具正從棺槨中站起的尸體上。

    當那個面色蒼白的小女孩睜開。

    雙眼中恍若映照著無盡黑暗......

    她似乎還有些不適應這具身體,畢竟是存放了兩年的干尸,在她轉頭時,骨節錯位的聲響讓所有人毛骨悚然。

    她看著彭斯,似乎是在打量著什么......

    “嘶~咕~嘎~”

    極為晦澀怪異的音節從她口中發出,在場的人只有唐納德能聽懂。

    “不是你......”

    這句話的意思。

    她在找人?

    還未等唐納德有所反應。

    確認彭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女孩只是抬手照著彭斯的肚子揮了過去,下一秒他的身軀便如同被高速行來的汽車當面給撞上,腹部猛地凹進去一塊,整個人倒飛著撞上后方的石壁,一時間煙塵四起。

    等彭斯跟個破布袋似的頹然落下,口中的鮮血在他的臉頰下積成一灘。

    “莉蘿,莉蘿!是我啊,媽媽在這!”

    之前被隱形奴仆使用雷鳴擊中的格蓮·特納在石棺的后邊呼喊著,她的臉上滿是焦黑色,身上的還有數處的血肉裂痕。

    另一邊的幾人臉色驟然一沉,在他們看來,莉蘿復活成功,如今又一招將彭斯打垮,如今母女相認,接下去是不是就要動手清理他們這些人?

    然而此時卻沒人敢輕舉妄動。

    唯獨唐納德,滿臉的怪異。

    莉蘿似乎是聽到了格蓮·特納的話,穿著件紅裙從石棺內浮起,精致小巧的身子,比雪還要純潔的皮膚,慢慢飄蕩到格蓮·特納的身前。

    “咕~嘶~”

    “是你?”

    唐納德在一旁輕聲低語。

    “莉蘿!媽媽在這!莉......”

    格蓮·特納似是要起身去擁抱自己的女兒,卻被一只小手摁住了頭頂。

    “真是找死啊.....”

    唐納德閉上眼鏡,他已經預見到了接下去會發生什么。

    撲哧!

    “啊~”

    斯特芬妮驚恐的尖叫聲在血肉撕裂聲中響起。

    她看到了什么?

    她看到莉蘿一手拽著自己母親的頭顱,將其從她的身體上拔下,甚至于帶著一整條的脊柱......真正的骨肉分離!

    “這他媽究竟是復活了個什么東西出來啊!”

    這句話此刻是唐納德心底的真實寫照。

    他之前用于激怒格蓮·特納的話并不全然是假的。

    當時在格蓮·特納家中地窖墻壁上看到的特殊符號,他就知道了這個儀式的作用是招魂,進而聯想到了死者復活。

    格蓮·特納認為自己將莉蘿的靈魂留住一絲就可以通過秘法將她的靈魂重新找回來,附于這具精心培育了將近兩年的尸體上,期待著自己的女兒回來。

    但這只是她的異想天開啊!

    如果復活一個人是殺死上百人,靠著某種儀式法陣能夠座到的事情,那些覺醒級甚至是支配級的強者們,誰做不到?

    要知道就連星空中的諸神都不敢輕易的去復活某個人,他們可以賜予某個人力量幫助他延長壽命,但從未有過哪個正統教派的傳出有神明令人復活的傳聞。

    復活必須得滿足大量的條件或是借助一些特殊物件,例如唐納德之前用過的琥珀戒指,而后者也是必須在人死亡的一瞬間使用,消耗琥珀戒指中的能量,恢復所有的傷害才能造成重生的效果。

    還有一個最為關鍵的事情,人死之后,便歸于死神所管理。

    從死神手里搶靈魂,還要讓人重新擁有生命,說搶就搶的嗎?

    唐納德所說的“如果”,“萬一”,其實都是他說說的罷了。

    這個儀式能不能成功在他心中早就有答案。

    格蓮·特納的失敗是必然的!

    這根本就不是什么復活,那些特殊的符號,儀式,確實把靈魂召喚回來了,可那早已不是莉蘿的靈魂......

    或者說早已不是兩年前那個莉蘿的靈魂。

    唐納德不敢確定如今的莉蘿究竟成了怎樣的存在,但他可以肯定的是,眼前這具軀體內的靈魂,強大的可怕!

    她找格蓮·特納根本就不是在找自己的母親,而是單純的在找把自己召喚出來的人。

    原因很簡單,一個如此弱小的巫師,憑什么召喚她?

    如今的莉蘿看氣勢也知道絕對不是尋常不死生物。

    格蓮·特納則是個可能連覺醒級都不到的黑巫師。

    靠著這個特殊的儀式進行越級召喚。

    這已經不是在死亡邊緣試探這么簡單了。

    這簡直就是在死亡的那一邊跳恰恰舞,不死都對不起她干的這事兒!

    這就跟那些女子高中生動不動就大半夜召喚筆仙,碟仙這一類鬼東西是一個道理。

    你召喚來了,能控制嗎?

    既不能控制,有沒有祭品安撫。

    那么不好意思,你就得成它的祭品!

    “唐納德,現在怎么辦?”

    斯特芬妮小跑著躲到唐納德的身后,輕聲說過。

    “想辦法離開......”

    唐納德絕對不想跟眼前這位在這地方來一場生死大戰。

    然而現在已經不是他想不想的事情了。

    干掉召喚自己的巫師之后,莉蘿便轉過身看著這邊的幾人,抬手指來,那些跪伏在地上的不死生物們便猛然躍起,沖向這墓穴中剩下的活人。

    她要殺光所有人!

    “往外跑!到太陽底下去!”

    在這墓**想要戰勝眼前這具不死生物已是不可能的事情,唐納德只能寄希望于陽光能讓她知難而退。

    唐納德指揮著音波蟾蜍吐出舌頭將另一邊地上的彭斯卷回來,毫不猶豫的轉身便要往外跑,另外幾人也不猶豫。

    眼下的形式可不是靠喊幾句口號激勵士氣能夠贏下來的局面。

    “你們先走,我攔住他們。”

    唐納德獨自一人堵在通道口。

    雙重施法·畢格比強襲掌推出,將靠近的不死生物往后擊飛,回頭瞥了眼已經沖到之前的破口,往外鉆的幾人。

    “咕~嘶~嘶.....(無意冒犯,我們立刻就走)”

    一連串的晦澀音節從唐納德的口中傳出,靠著米內亞托的學識,他能聽懂莉蘿的語言,自然也能說出來。

    “你們強行召喚我,我已無法再回冥土,你們,都要死!”

    莉蘿的回答也是干脆,身軀再度憑空浮起,微微前傾,飄向唐納德所在的通道口,手中黑光閃爍,兩根漆黑長槍便在身前顯露。

    而她話中的意思卻讓唐納德心中一驚。

    無法回歸冥土?

    按照常理,召喚出與自己的能力不相匹配的召喚物的后果由召喚者全部承擔,也就是最慘的還未傷敵,先把自己陪進去。

    到這一步,被召喚者的一般也就重新返回自己原本的地方,唐納德本以為莉蘿也會如此,畢竟以她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在這具低級的干尸體內待著,一只老虎的靈魂又怎肯屈居于貓狗之中?

    然而莉蘿居然說自己無法回歸,并因此無比的憤怒......

    唐納德滿臉無奈的看著莉蘿身后的那個法陣。

    不用想,一定是這個儀式的效果了,這么看來格蓮·特納所完成的儀式其實還是有些厲害的,她召喚來了一個不知道是不是莉蘿的靈魂,依靠著儀式的效果強行注入了自己女兒的尸體當中。

    制造出了一個活生生的不死生物......

    這個現實聽上去可實在有些拗口。

    “等等,我們可以交流,我可以銷毀你現在的這具軀體,這樣一來你的靈魂自然能夠脫離它的束縛然后重新回歸。”

    唐納德仍舊在嘗試著溝通。

    “我的靈魂,已然被束縛于這具軀體,它的滅亡,亦是吾之滅亡,殺!!!”

    這句話的意思就在明白不過了,人類的軀體與靈魂,本身是一體的,在軀殼死亡之后,靈魂便要去往冥土或是留于世界成為幽靈或是怨靈。

    所以唐納德才會提出之前的方法,但是對于莉蘿來說,她的靈魂與這具軀體是不相符的,而這個儀式法陣,強行將她的靈魂融入到了這具軀體內。

    用一個陶罐做比喻的話,普通人靈魂像是這陶罐中的水,罐子碎了,水還在。

    但莉蘿的靈魂卻融入了陶罐之中,一損,俱損!

    “等等!我還有最后一句話說!”

    面對兇猛撲上來的不死生物,唐納德高舉起手,所有的不死生物行動便是一滯。

    然后。

    唐納德。

    轉身狂奔!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