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無敵學生俏校花 > 第420章 姐弟情深
曹珮如又報了一個數字:“四百萬。”

詹悅然也開價了:“六百萬。”

司鴻初干笑兩聲:“我的面子就值一百萬?”

兩個女人一起吼了一聲:“你以為能值多少錢?”

緊接著,曹珮如沖著詹悅然怒道:“我告訴你,別以為你值很多錢,就這個價格,你要是不答應,我就直接給你做個拉皮手術!”

“我怕你呀?!”詹悅然在演藝圈混久了,也有股狠勁,氣洶洶的道:“你今天要是不把我臉弄花,我都看不起你曹珮如!”

“你特么給我等著!”曹珮如說著,沖紫綾用力揮了一下手:“動手!”

紫綾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知道今天肯定打不起來。聽到曹珮如的話,她懶洋洋地舉起刀,裝模作樣的就要去劃詹悅然的臉。

就在這個時候,司鴻初咆哮了一聲:“住手!”

紫綾嚇了一跳,打了個哆嗦,差點把刀掉落下來,她從來沒想到原來司鴻初的氣場也可以這樣強大。

“五百萬。”司鴻初小宇宙爆發之后,突然又蔫了下來,無力地擺擺手:“就這個價,你們別吵了。”

曹珮如和詹悅然一起看了看司鴻初,又對視了一眼,隨后同時向對方伸過手來:“合作愉快!”

司鴻初嘿嘿一笑:“你們兩個,平均二百五,這多好啊!”

“你怎么說話呢?”曹珮如一挑黛眉,氣呼呼的道:“司鴻初,我還沒和你算賬呢,你在外面勾搭女人也就罷了,還讓我去你救你的女人。我特么又不是媽,什么事都得管著你。”

司鴻初急忙解釋:“我沒勾搭,我是認姐姐……”

“姐姐?遠房姐姐?從你們東北深山溝里桃花村來的?”曹珮如指著司鴻初的鼻子,呵斥道:“別的事情,我都可以原諒,唯獨不能原諒你騙我!”

“我這是善意的謊言!”

“呸!”曹珮如根本不聽司鴻初的解釋,火氣越來越大:“司鴻初,警告你,這是最后一次,再讓我知道你騙我,別說我……”

“我”了好一會,曹珮如也沒說出什么威脅的話,大概是因為想不好應該怎么懲罰司鴻初。

紫綾看在眼里,悄聲對紫紗說:“我怎么感覺……曹姐不像是在生氣,倒像是在吃醋?”

紫紗微微一笑:“你才意識到呀?!”

至于詹悅然,沒有參與這次爭吵,而是坐在那里發愣。

此時,她心里千折百轉,說不清到底是個什么滋味。

剛開始,她覺得司鴻初是個很上進的年輕人,就是當下流行的所謂鳳凰男。后來,司鴻初惹了超跑俱樂部卻仍安然無恙,她才意識到司鴻初是有后臺的。

只是,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司鴻初的后臺竟然是曹珮如。

能認下廣廈赫赫有名的黑老大當姐姐,詹悅然實在想不明白,司鴻初是怎么做到的。有那么一度,詹悅然甚至懷疑司鴻初是被包養了,很難說曹珮如這樣的女人是不是會包養兩個男人伺候自己。

可是看著司鴻初和曹珮如在那爭吵,詹悅然很快又否定了這個推測,因為兩個人互相看著的目光很純潔,絲毫不飽含肉

欲。

吵了一會,曹珮如也累了,坐下來擺擺手:“算了,這件事就此過,我不想再有第二次。”

“不會再有第二次了……”司鴻初見曹珮如額頭冒汗,急忙用手扇風:“以后我絕對不敢騙你,你讓我上山,我就不下海。你讓我上九天攬月,我就不下五洋捉鱉……”

詹悅然聽在耳中,忍不住說了一句:“真肉麻……”

曹珮如瞪了一眼詹悅然:“你懂什么,這是姐弟情深!”隨后,曹珮如吩咐司鴻初:“繼續說,別聽,我愛聽!”

司鴻初愣住了:“啊?”

其實,曹珮如也覺得司鴻初這番話說的太肉麻,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她就是想在詹悅然面前彰顯,自己跟司鴻初關系非常好。

縱橫江湖多年的曹珮如,此時變得像小孩子一樣,竟然開始跟人慪氣了。

司鴻初為了讓曹珮如消氣,只得不住的說肉麻的話,好像只要曹珮如明天上奈何橋,自己就陪在身邊打傘并負責買孟婆湯喝。

只是,誰也沒想到,司鴻初的話馬上成真了。

曹珮如正享受這這番肉麻,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

聽了一會,曹珮如緩緩把手機放下來,面色有些蒼白。

司鴻初急忙問:“怎么了?”

曹珮如瞥了一眼詹悅然,低聲道:“出來說。”把司鴻初帶到包房外面,曹珮如才告訴司鴻初:“我剛接到郭正毅的電話。”

“是他?”

“他明天要見我。”

司鴻初有些吃驚:“干什么?”

“不知道。”曹珮如緩緩搖了搖頭:“但肯定不是好事。”

司鴻初立即道:“我陪陪你去!”

“你可想好了……”曹珮如看著司鴻初,深深的道:“這一次,是去見大毒梟,一句話說錯可能讓我們兩個人全都喪命!”

“那又怎么樣?”

“太危險了,還是讓我一個人承擔吧。”

“不行。”司鴻初用力搖了搖頭:“我剛才還說過,不管你遇到什么事,我都陪在你身邊。”

曹珮如凄然一笑:“你剛才說的話,我可以不當真!”

“可是我自己當真了!”

“好吧……”曹珮如點點頭,看著司鴻初的目光很是溫暖:“明天你陪我去,我們姐弟一起闖闖,看看郭正毅到底要搞什么名堂!”

司鴻初早就知道,郭正毅跟曹珮如早晚會發生沖突,這座城市不可能同時容納這兩個老大。

但司鴻初還是沒想到,沖突竟然來得這么快,結果完全被這個消息震驚了。

接下來的時間,司鴻初始終渾渾噩噩,也不知道是怎么跟曹珮如分手,又把詹悅然送回別墅。

第二天,司鴻初在課堂上仍然渾渾噩噩,根本不知道老師都講了些什么。

等到放學,司鴻初匆匆吃了兩口飯,見時間差不多到了,就趕去與曹珮如會合。

讓司鴻初沒有想到的是,郭正毅約的地方竟然是辰唯料理,司鴻初和曹珮如趕到的時候,郭正毅已經在等著了。

院辰唯看出郭正毅不是普通人,戰戰兢兢的站在旁邊,也不說話。

郭正毅一個人坐在那里,正吃著面條,門外有兩個手下。

盡管只是三個人,帶小小的辰唯料理卻充斥著一股殺氣,連附近街道的氣氛都有些詭異。

看到司鴻初和曹珮如進來,郭正毅擦了一下嘴:“歡迎。”

曹珮如大大方方的坐了下來:“郭老大請我們來,有什么事嗎?”

郭正毅沒有回答,而是看了一眼司鴻初,淡淡的道:“我就知道你也會來。”

司鴻初也坐了下來:“你還真是料事如神,早生個千八百年,就沒諸葛亮什么事了!”

郭正毅哈哈一笑:“如果我是古人,那么妮妮同樣是古人,你們兩個就無緣認識了!”

司鴻初聽到這話,急忙問:“妮妮現在哪里?她還好嗎?”

郭正毅擺擺手:“我這次是要跟曹姐談事,不是跟你討論妮妮。”

院辰唯走上來,小心翼翼的問司鴻初和曹珮如:“請問二位要點什么?”

“什么也不要。”曹珮如拿出幾張紅票子,一股腦塞給了院辰唯:“這是小費,你到后面忙去吧,沒什么事就不要出來。”

院辰唯急忙搖搖頭:“我這里不收小費的!”

曹珮如不耐煩的道:“我給你,你就收下。”

院辰唯很認真的問:“可是你沒要什么,我為什么收你小費呢?”

曹珮如有點火了:“我讓你收,你就收下,是不是要我砸了你這里,再把這錢當成損失費包賠給你?”

院辰唯傻住了:“你們是幫派?”

曹珮如冷冷一笑:“算你聰明。”

院辰唯不敢違拗,再不說話,小心翼翼的接過錢。

司鴻初嘆了一口氣,告訴院辰唯:“等一會,不管這里發生什么,你都要當做不知道。”

院辰唯馬上點點頭:“好的,我知道了,我不會報警的。”

司鴻初微微一笑:“你去忙吧。”

在座的三個人,只有司鴻初讓院辰唯感到有些輕松,院辰唯沖著司鴻初笑了笑,一溜煙的去了后廚。

郭正毅推開面碗,似笑非笑的道:“曹姐,你剛才有句話說的不對,我需要糾正一下。”

曹珮如馬上問:“哪句?”

“你是黑的,沒錯,但別把我牽扯進去……”一攤雙手,郭正毅補充了一句:“我郭某是個生意人!”

“生意人?”曹珮如不屑的笑了:“你這么說也對,不過賣的是謀財害命的東西!”

郭正毅沒理會曹珮如的話,轉而又對司鴻初道:“你剛才的話也有問題!”

司鴻初面無表情地問道:“什么問題?”

“你叮囑那個女孩,不管發生什么事,都不要出來……”頓了頓,郭正毅一字一頓的道:“這話說得好像我們要血拼一樣!”

司鴻初馬上說了一句:“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郭正毅笑著搖搖頭:“我今天請曹姐來,主要是為了談生意。”

曹珮如接過話茬,問道:“既然是談生意,為什么不能找好點的地方,非要來這間莫名其妙的面館?”

郭正毅掏出一盒煙,給曹珮如和司鴻初分別遞上一根,同時說道:“因為你我的身份都見不得光,還是找個安全點的地方較好。這間面館沒什么客人,附近街路又非常冷清,大都是倉庫和閑置的廢舊民宅……”

曹珮如打斷了郭正毅的話:“所以,不管發生什么事,都不會引人注意。”

“沒錯。”郭正毅點點頭,旋即面色一冷:“我是個爽快人,做事不喜歡繞彎子,今天咱們就直接挑明了說吧!”

曹珮如點了一下頭:“好!”

“我郭正毅去大西北修理地球的這幾年,你曹珮如挺進廣廈,建立了龐大的勢力,并且讓自己一躍成為南華夏最大的黑老大……”抽了一口煙,郭正毅仰起頭,沖著天花板吐了一個煙圈:“說句心里話,你一個女人能有這樣的本事,我郭正毅還是非常佩服的!”

“謝謝你的夸獎。”曹珮如把郭正毅的煙放到一邊,自己拿出一盒ESS,掏出一支點上:“我也很清楚,如果郭老大沒入獄,整個廣府省都不會有我曹珮如的容身之地。”

郭正毅看了一眼自己遞上去,卻又被曹珮如放到一旁的煙,呵呵一笑:“曹姐沒必要這么小心吧,我的煙里沒加料,抽了不會上癮的!”

“我知道你的手下經常在煙酒里放東西,讓別人上癮,然后兜售毒品。”曹珮如說著,冷冷一笑:“還是小心點比較好。”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