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无敌学生俏校花 > 第420章 姐弟情深
曹珮如又报了一个数字:“四百万。”

詹悦然也开价了:“六百万。”

?#31454;?#21021;干笑两声:“我的面子就值一百万?”

两个女人一起吼了一声:“你以为能?#20992;?#23569;钱?”

紧接着,曹珮如冲着詹悦然怒道:“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值很多钱,就这个价格,你要是不答应,我就直接给你做个拉皮手术!”

“我怕你呀?!”詹悦然在演艺圈混久了,也有股狠劲,气汹汹的道:“你今天要是不把我脸弄花,我都看不起你曹珮如!”

“你特么给我等着!”曹珮如说着,冲紫绫用力挥了一下手:“动手!”

紫绫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知道今天肯定打不起来。听到曹珮如的话,她懒洋洋地举起刀,装模作样的就要去划詹悦然的脸。

就在这个时候,?#31454;?#21021;咆哮了一声:“住手!”

紫绫吓了一跳,打了个哆嗦,差点把刀掉落下来,她?#27704;?#27809;想到原来?#31454;?#21021;的气场也可以这样强大。

“五百万。”?#31454;?#21021;小宇宙爆发之后,突然又蔫了下来,无力地摆摆手:“就这个价,你们别吵了。”

曹珮如和詹悦然一起看了看?#31454;?#21021;,又对视了一眼,随后同时向对方伸过手来:“合作愉快!”

?#31454;?#21021;嘿嘿一笑:“你们两个,平均二百五,这多好啊!”

“你怎么说话呢?”曹珮如一挑黛眉,气呼呼的道:?#20843;竞?#21021;,?#19968;?#27809;和你算?#22235;兀?#20320;在外面勾搭女人也就罢了,还让我去你救你的女人。我特么又?#30343;?#22920;,什么事都得管着你。”

?#31454;?#21021;急忙解释:“我没勾搭,我是认姐姐……”

“姐姐?远房姐姐?#30475;?#20320;们东北深山?#36947;?#26691;花村来的?”曹珮如指着?#31454;?#21021;的鼻子,?#27973;?#36947;:“别的事情,我都可以原谅,唯独不能原谅你骗?#36965; ?br />
“我这是善意的谎言!”

“呸!”曹珮如根本不听?#31454;?#21021;的解释,火气越来越大:?#20843;竞?#21021;,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再让我知道你骗?#36965;?#21035;说我……”

“我”了好一会,曹珮如也没说出什么威胁的话,大概是因为想不好应该怎么惩罚?#31454;?#21021;。

紫绫看在眼里,悄声对?#20185;?#35828;:“我怎么感觉……曹姐不像是在生气,倒像是在吃醋?”

?#20185;次?#24494;一笑:“你才意识到呀?!”

至于詹悦然,没有参与这次争吵,而是坐在那里发愣。

此时,她心里千折百转,说不清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刚开始,她觉得?#31454;?#21021;是个很上进的年轻人,就是当下流行的所谓凤?#22235;小?#21518;来,?#31454;?#21021;惹了超跑俱乐部却仍安然无恙,她才意识到?#31454;?#21021;是有后台的。

?#30343;牵?#22905;无论如何也想不到,?#31454;?#21021;的后台竟?#30343;?#26361;珮如。

能认下广厦赫赫有名的黑老大当姐姐,詹悦?#30343;?#22312;想?#24187;?#30333;,?#31454;?#21021;是怎么做到的。有那么一度,詹悦然甚至怀疑?#31454;?#21021;是?#35805;?#20859;了,很难说曹珮如这样的女人是?#30343;?#20250;包养两个男人伺候自己。

可是看着?#31454;?#21021;和曹珮如在那争吵,詹悦然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推测,因为两个人互相看着的目光很纯洁,丝毫不饱含肉

欲。

吵了一会,曹珮如也累了,坐下来摆摆手:“算了,这件事就此过,?#20063;?#24819;再有第二次。”

“不会再有第二次了……”?#31454;?#21021;见曹珮如额头冒汗,急忙用手扇风:“以后我绝对不敢骗你,你让我?#20185;剑?#25105;就不下海。你让我上九天揽月,我就不下五洋捉鳖……”

詹悦然听在耳?#26657;?#24525;不住说了一句:?#32610;?#32905;麻……”

曹珮如瞪了一眼詹悦然:“你懂什么,这是姐弟情深!”随后,曹珮如吩咐?#31454;?#21021;:“继续说,别听,我爱听!”

?#31454;?#21021;愣住了:“啊?”

其实,曹珮如也觉得?#31454;?#21021;这番话说的太肉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在詹悦?#24187;媲罢?#26174;,自己跟?#31454;?#21021;关系?#27973;?#22909;。

纵横江湖多年的曹珮如,此时变得像小孩子一样,竟然开始跟人怄气了。

?#31454;?#21021;为了让曹珮如消气,只得不住的说肉麻的话,好像只要曹珮如明天上奈何桥,自己就陪在身边打伞并负责买孟婆汤喝。

?#30343;牵?#35841;也没想到,?#31454;?#21021;的话马上成真了。

曹珮如正享受这这番肉麻,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听了一会,曹珮如缓缓把手机放下来,面色?#34892;?#33485;?#20303;?br />
?#31454;?#21021;急忙问:“怎么了?”

曹珮如瞥了一眼詹悦然,低声道:“出来说。”把?#31454;?#21021;带到包房外面,曹珮如才告诉?#31454;?#21021;:“我?#25112;?#21040;郭正毅的电话。”

“是他?”

“他明天要见我。”

?#31454;?#21021;?#34892;?#21507;惊:“干什么?”

“不知道。”曹珮如缓缓摇了摇?#32602;骸?#20294;肯定?#30343;?#22909;事。”

?#31454;?#21021;立即道:“我陪陪你去!”

“你?#19978;?#22909;了……”曹珮如看着?#31454;?#21021;,深深的道:“这一次,是去见大毒枭,一句话说错可能让我们两个人全都丧命!”

“那又怎么样?”

“太危险了,还是让我一个人承担?#20254;!?br />
“不?#23567;!彼竞?#21021;用力摇了摇?#32602;骸?#25105;?#35449;?#36824;说过,不管你遇到什么事,我都陪在你身边。”

曹珮如凄然一笑:“你?#35449;?#35828;的话,我可以不当真!”

“可?#20431;?#33258;己当真了!”

“好?#20254;?#26361;珮如点点?#32602;?#30475;着?#31454;?#21021;的目光很?#20431;?#26262;:“明天你陪我去,我们姐弟一起闯?#24120;?#30475;看郭正毅到底要搞什么名堂!”

?#31454;?#21021;早就知道,郭正毅跟曹珮如早晚会发生冲突,这座城市不可能同时容纳这两个老大。

但?#31454;?#21021;还是没想到,冲突竟然来得这么快,结果完全被这个消息震惊了。

接下来的时间,?#31454;?#21021;始终浑浑噩噩,也不知道是怎么跟曹珮如分手,又把詹悦然?#31361;?#21035;墅。

第二天,?#31454;?#21021;在课堂上仍然浑浑噩噩,根本不知道老师都讲了些什么。

等到放学,?#31454;?#21021;匆?#39029;?#20102;两口饭,见时间差不多到了,就赶去与曹珮如会合。

让?#31454;?#21021;没有想到的是,郭正毅约的地方竟?#30343;浅?#21807;?#20384;恚竞?#21021;和曹珮如赶到的时候,郭正毅已经在等着了。

院辰唯看出郭正毅?#30343;?#26222;通人,战战兢兢的站在旁边,也不说话。

郭正毅一个人坐在那里,正吃着面条,门外有两个手下。

尽管?#30343;?#19977;个人,带小小的辰唯?#20384;?#21364;充斥着一股杀气,连附近街道的气氛都?#34892;?#35809;异。

看到?#31454;?#21021;和曹珮如进来,郭正毅擦了一下嘴:“欢迎。”

曹珮如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郭老大请我们来,有什么事吗?”

郭正毅没有回答,而是看了一眼?#31454;?#21021;,淡淡的道:“我就知道你也会来。”

?#31454;?#21021;也坐了下来:“你还真是料事如神,早生个千八百年,就没诸葛亮什么事了!”

郭正毅哈哈一笑:“如果我是古人,那么妮妮同样是古人,你们两个就无?#31561;鮮读耍 ?br />
?#31454;?#21021;听到这话,急忙问:“妮妮现在哪里?她还好吗?”

郭正毅摆摆手:“我这次是要跟曹姐谈事,?#30343;?#36319;你讨论妮妮。”

院辰唯走?#20384;矗?#23567;心翼翼的问?#31454;?#21021;和曹珮如:“请问二位要点什么?”

“什么也不要。”曹珮如拿出?#21018;?#32418;票子,一股脑塞给了院辰唯:“这是小费,你到后面忙去吧,?#30343;?#20040;事就不要出来。”

院辰唯急忙摇摇?#32602;骸?#25105;这里?#30343;?#23567;费的!”

曹珮如不?#22836;?#30340;道:“我给你,你就收下。”

院辰唯很认真的问:“可是你没要什么,我为什么收你小费呢?”

曹珮如有点火了:“我让你收,你就收下,是?#30343;?#35201;我砸了你这里,再把这钱当成损失费包赔给你?”

院辰唯傻住了:“你们是帮派?”

曹珮如冷冷一笑:“算你?#21414;鰲!?br />
院辰唯不敢违拗,再不说话,小心翼翼的接过钱。

?#31454;?#21021;叹了一口气,告诉院辰唯:“等一会,不管这里发生什么,你都要当做不知道。”

院辰唯马上点点?#32602;骸?#22909;的,我知道了,?#20063;?#20250;报警的。”

?#31454;?#21021;微微一笑:“你去忙?#20254;!?br />
在座的三个人,只有?#31454;?#21021;让院辰唯感?#25509;行?#36731;松,院辰唯冲着?#31454;?#21021;笑了笑,一溜烟的去了后厨。

郭正毅推开面碗,似笑非笑的道:“曹姐,你?#35449;?#26377;句话说的不对,我需要纠正一下。”

曹珮如马上问:“哪句?”

“你是黑的,没错,但别把我牵扯进去……”一摊双手,郭正毅补充了一句:“?#22812;?#26576;是个生意人!”

“生意人?”曹珮如不屑的笑了:“你这么说也对,不过卖的是谋财害命的东西!”

郭正毅没理会曹珮如的话,转而又对?#31454;?#21021;道:“你?#35449;?#30340;话也有问题!”

?#31454;?#21021;面无表情地问道:“什么问题?”

“你叮嘱那个女孩,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来……”顿了顿,郭正毅一字一顿的道:“这话说得好像我们要血拼一样!”

?#31454;?#21021;马上说了一句:“难道?#30343;?#21527;?”

“当然?#30343;恰!?#37101;正毅笑着摇摇?#32602;骸?#25105;今天请曹姐来,主要?#20431;?#20102;谈生意。”

曹珮如接过话茬,问道:“既?#30343;?#35848;生意,为什么不能找好点的地方,非要来这间莫名其妙的面馆?”

郭正毅掏出一盒烟,给曹珮如和?#31454;?#21021;分别递上一根,同时说道:“因为你我的身份都见不得光,还是找个安全点的地方较好。这间面馆?#30343;?#20040;客人,附近街路又?#27973;?#20919;清,大都是仓库和闲置的废旧民宅……”

曹珮如打断了郭正毅的话:“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引人注意。”

“没错。”郭正毅点点?#32602;?#26059;即面色一冷:“我是个爽快人,做事不?#19981;度?#24367;子,今天咱们就直接挑明了说吧!”

曹珮如点了一下?#32602;骸?#22909;!”

“?#22812;?#27491;毅去大西北修理地球的这几年,你曹珮如挺进广厦,建立了庞大的势力,并且让自己一跃成为南华夏最大的黑老大……”抽了一口烟,郭正毅仰起?#32602;?#20914;着天花板吐了一个烟圈:“说句心里话,你一个女人能有这样的本事,?#22812;?#27491;毅还是?#27973;?#20329;服的!”

“谢谢你的夸奖。”曹珮如把郭正毅的烟放到一边,自己拿出一盒ESS,掏出一支点上:“我也很清楚,如果郭老大没入狱,整个广府省都不会有我曹珮如的容身之地。”

郭正毅看了一眼自己递上去,却又被曹珮如放到一旁的烟,呵呵一笑:“曹姐没必要这么小心吧,我的烟里没加料,抽了不会上瘾的!”

“我知道你的手下经常在?#21497;?#37324;放东西,让别人上瘾,然后兜售毒品。”曹珮如说着,冷冷一笑:“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