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秦农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招收民兵(上架第二更!!求订阅)
    大秦凭什么能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这的确是个问题。在每一个?#35828;?#30524;中,答案都不一样。

    “是白将军、王将军等统帅用兵如神!”立刻就有参与过统一战争的人高声回答。

    听了这一问一答,没有人表示否定。军神白起、上将王翦,的确是令六国闻风丧胆的名将。

    不料?#25490;?#21364;道:“白、王二?#21796;?#20891;的确功不可没,但他们战无不胜的原因又是什么?”

    “因为我大秦之卒死不旋踵!”有人说道。

    “善!”?#25490;?#28857;?#35828;?#22836;,继续问:“为何吾秦卒可死不旋踵,被六国?#28216;?#34382;?#20405;?#24072;?”

    “这······”除了司马欣面带微笑,其他人都一脸难色,似乎是?#27704;?#27809;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是因为土地!”

    ?#25490;?#29467;地挥起手来,高声道:“因为在我大秦,黔首自实其田,以军功授爵!人人都知道,只要杀?#35828;?#20154;,就能得到土地!”

    “吾等沙场浴血、卧冰尝雪,千里奔波、赴汤蹈火,为的?#21796;?#20165;是效忠陛下、保家卫国,更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让自己在沙场上挣来的功劳,能够荫及家人;为了能让自己建功立业,人前显贵!”

    今日在座的诸位,都是黔首出身、甚至还有为贱籍者。但吾等依然能率领兵士决定蛮夷的生死,这难道不是吾?#20154;?#19981;旋踵的原因吗?”

    “商君之法约定:只有军功才可受爵,无军功者不得受爵;有功者显荣,无功者虽富无所荣华!吾等就是要山越之民也知道,跟着咱们走,就能有好日子过,就能和闽君、?#29436;?#19968;样享受富贵!”

    “秦人?#26434;?#30000;可耕,山越之民却没?#23567;?#22914;果吾?#30830;?#30000;给山民,那闽中就会掌握在大秦的手中!是继续给闽君、?#29436;?#20204;当牛做马,还是在大秦的庇护下种自己的地,山民们难道不会选么?”

    ?#25490;?#35828;完他的主张,在座的部下们有的已经豁然开朗,但也有少部分人还十分迷茫。

    ?#25490;?#19981;得不继续解释道:“闽君、?#29436;?#30340;蛮兵是要比咱们人多,但这些蛮兵也是有遭灾的家?#35828;摹?#38397;君和?#29436;?#35938;养蛮兵是为了替自己卖命,但是闽君和?#29436;?#20250;养着蛮兵的家人亲戚么?”

    “咱们给山民分地,但不给那些家中?#26032;?#20853;者分,如此一来,是要土地还是继续给闽君、?#29436;?#21334;命,蛮兵?#19981;?#20570;出选择!”

    “吾相?#29275;?#21482;要分地开始,归顺大秦的山民就会越来越到,支持闽君和?#29436;?#30340;山民就会越来越少。彼竭我盈,克之何难?”

    ?#25490;?#27492;言一出,就连?#20174;?#26368;慢的人也知道明白?#25490;舸司?#30340;目的了,顿?#26412;?#26377;人称赞道:“妙哉!”

    “哈哈,到时候闽君老贼岂不是?#38378;?#20809;杆一个,看他还如何神气!?#24444;?#20063;高兴起来。

    司马欣也适时开口了,声音依?#27801;?#31283;有力,道:“闽中亟待救灾!如今咱们手头的粮食只够吃不到一个月。就算是玩命的运粮食进来,最多再多坚持半个月。除了抢种抢收之外,还需想出其他办法!”

    刚刚活跃起来的气氛被长史司马欣的这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不但要救灾,还要满足南征大军的口粮。但目?#30333;?#39038;尚且不暇,哪还有精力去管南征军的事情?

    方才兴奋地谈笑着的人?#34892;┺限?#22320;把头埋起来,等脸上没了笑意才羞愧的抬起来。

    军令状是?#25490;?#26367;大家在屠睢面前签下的,所以在座的诸位都把目光聚集到了他们的将主身上。

    “咳咳······”?#25490;?#28165;了清嗓子,道:“咱们可以捕鱼,闽水和大海足?#21796;?#20915;温饱,只要撑过一个月的时间,以闽地的土力和高温,当可提早收获。”

    司马欣赞同地点?#35828;?#22836;,其他人自然不会反?#28020;?#22312;座的鹏是农耕的专业人士,发言自然具有说服力。

    “那咱们赶紧分地,然后再除掉闽君!?#24444;都?#19981;可耐地嚷道。

    “也要防止其狗急跳墙!”周武出言道:“万一闽君主动来打咱们,也要做好?#24613;浮!?br />
    “武所言极是!”?#25490;?#21644;司马欣都认同这个担心,就见司马欣再?#25569;?#24320;周弋带回来的简易地图,在上面一边?#23500;?#19968;边说道:“山寨建在高山上,易守难攻,但反过来也就意味着他们出山的道路也不多。只要咱们小心一些,不会措手不及。”

    ?#25490;?#36947;:“县?#20405;?#36793;地势平坦开阔,观之似乎足以够咱们现有的山民耕种。不若就?#21171;?#21439;城分地,只要到了平地上,蛮兵的优?#20973;头?#25381;不出来。堂堂正正之战,咱们不怕。”

    这次大水之后,闽人根本无力救灾。说实在的,就他们这?#21482;?#22788;在原始社会向封建社会过?#23665;?#27573;的生产力水平,救?#24544;?#26159;一种自杀行为。存粮就这么多,别人多吃一口,自己就要少吃一口。灾年之下,一口饭往往决定一个?#35828;?#29983;死!

    以?#25490;?#21644;司马欣为首的县城势力短短几日之内就得到前所未有的膨胀。一开始招纳灾民的时候,山民并没什么兴趣。他们先是对秦人很不信任,然后又是在文化传统和生活习惯上有抵触情绪。所以来的人不多,但凡家里还有一点粮食的,基本上都?#35328;?#33258;己的草棚里面。

    可当山民仅剩的粮食被逐渐用尽后,要求进入县城的人是越来越多。

    ?#25490;?#21644;司马欣两个人商议了一番,归顺的山民许多都是被水灾淘汰一遍过后留下的青壮,弃之?#19978;А?#19981;若就按照大秦的什伍制度,允其自行结合,但每伍每什都要出人参加军事训练,相当于新军的预备役和民兵。

    这一做法并不违背秦律,因为大秦是全民皆兵,所有男子到达一定年龄后都要按时服兵役。唯一不好操作的地方是他们两个没有权限!

    鹏是少府太官令、又是屠睢临时任命的守五百主;司马欣是少府长史,长于狱事和处理文牍。?#21448;?#26435;上来讲,没有一个人有权利构建地方政府,更别说组建民兵了。

    ?#25490;?#19981;着痕迹地看了一眼满脸倦容的司马欣,连日的工作已经让这个时刻都注意仪表的文士变?#38378;?#31961;汉?#21360;?#23601;听?#25490;?#29992;不确定的语气道:“吾等孤悬于外,不若先行处?#33579;?#20197;作应?#28020;?#21478;加急向章府令请示,若是不?#21097;?#20063;已经过了一个月,到时候闽君定然除去了,咱们再撤销民兵不迟······”

    “这···”司马欣迟?#38378;似?#21051;,看着?#25490;?#28548;澈的目光,终于点头道:“善,就这么办!”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