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田园纨绔妻 > 580 要露马脚(2更)


    秋清灵高兴应下:“好,明日还是那个时辰在城门口见,你告诉箬儿姑娘,除了芦荟,别的花她有看上的,也可以一并搬回来。”

    自从看到敏儿左肩背有胎记以后,林鹏放下心来,自然也不愿意再去厉飞面前卑躬屈膝了。

    秋清灵没跟他说,他自当不知道,第二日照常出了门。

    在他走后,秋清灵也带着篱儿坐着府里的马?#36947;?#21040;城门口。

    ?#36824;?#26159;去运一车芦荟,用不了多大工夫,厉飞?#35009;?#26377;跟着来。

    顾雅箬坐着马车,等在了城门口,看到秋清灵的马车过来,上前去打招呼:“夫人!”

    看只?#20852;?#19968;人,秋清灵眼睛亮了亮,朝她伸出手:“箬儿姑娘,坐到我的马车?#20384;?#21543;。”

    顾雅箬握住她的手,顺势上了马车,坐稳。

    篱儿立刻挪了过来,挽住她的右臂,天真而又期待的问:“箬儿姐姐,好几天没见了,你想我了没有?”

    秋清灵笑着摇头:“箬儿姑娘,你不必理会她。她呀,被我和侯爷宠坏了,和你差不多的年纪,却和个小孩子一样。”

    顾雅箬露出笑意伸出手,如平日里摸俏俏一样,摸了摸篱儿的头,故意逗她:“想倒是没想……”

    篱儿神采飞扬的小脸暗淡了下去。

    “?#36824;?br />
    顾雅箬拉长了语调。

    篱儿神采恢复了一些,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期待地看着她。

    顾雅箬心里?#34892;?#36719;,不再逗她:“我这几日闲着无事,给你设计了两件衣服,你看看?#19981;?#19981;?#19981;叮?#33509;是?#19981;?#30340;话,可以让夫人给你裁制出来。”

    篱儿眼睛亮起来:“?#35009;?#26679;的衣服?”

    顾雅箬扬声喊:“月曦!”

    一直跟在马车一侧的月曦将两张纸递了进来,顾雅箬接过,展开给篱儿看。

    篱儿眼眸猛然瞪大,一?#21568;几?#25250;了过去,两眼散发出光彩:“好漂亮的衣服!”

    “?#19981;?#21527;?”

    篱儿头点成小鸡啄米一样:“?#19981;叮?#22826;?#19981;读恕!?br />
    说完,举起来让秋清灵看:“娘,好不好看?”

    秋清灵这才看清,眼里露出惊艳:“好别致的衣服,箬儿姑娘,这是你想出来的?”

    “篱儿既然喊我一声姐姐,我总要有个见面礼才行,所以回去后,我便给她设计了这两件衣服,只?#36824;也?#20250;女红,不能给她做好。”

    篱儿小脸上都是惊讶:“箬儿姐姐竟然不会女红?”

    顾雅箬大方承认:“不但女红,琴棋书画我也是……样样不会!”

    篱儿惊呼:“这怎么可能?”

    连香皂都会制出来,竟然不会这些。

    顾雅箬失笑:“我从小便对这些不?#34892;?#36259;,我爹娘?#35009;磺科?#25105;学,所以我便不会。”

    “啊?!”

    篱儿嘴张的能塞下一个鸡蛋,然后看了秋清灵一眼,满是羡慕的说:“你爹娘真好!”

    哪像她,也不?#19981;?#36825;些,但被爹娘逼着每日都要学。

    秋清灵自?#24187;?#30333;她是?#35009;?#24847;思,伸出手指宠溺的指了她额头一下:“你这丫头,如果有你箬儿姐姐一半聪明,娘也不会拘着你学东西。”

    篱儿小脸垮了下去,满脸的苦色。

    顾雅箬摸了摸她的头:“?#39029;?#29983;在乡下,没有那么多的规矩礼仪,?#35009;?#26377;身份束缚着。你不一样,你是大家小姐,规矩礼仪,琴棋书画都要会,不然会被人嘲笑。”

    “我也想出生在乡下。”

    篱儿小声嘟囔了一句。

    “乡下?#30343;?#20320;想象中的那么好,人们经常吃了上顿没?#38706;佟?#19968;件衣服穿许多年,补丁摞补丁。个个饿的面黄肌瘦,像你这么大的女孩早就是家里的顶梁柱,烧火做饭,地里的农活早就都会做了。”

    篱儿的眼睛瞪得老大,似乎是不可?#23478;椋?#31455;然还有这样穷的人。

    秋清灵心里不知为?#31283;从行?#25277;疼,下意识的捂住了胸口。

    “夫人,您怎么了?”

    察觉到她的动作,再看到她的脸色?#30343;?#24456;好,顾雅箬问。

    篱儿也慌忙挪过去,语气惊慌:“娘,您怎么了?”

    秋清灵心里的疼?#32874;?#22833;,摆了摆手:“没事。”

    “夫人要是?#30343;?#26381;,我们改日再去吧。”

    “不用,不用。”

    秋清灵说得很急:“我没事,真的没事。“

    说完,坐正了身体,面色也恢复了正常。

    “娘,您吓死我了。”

    篱儿拍着自己胸脯说,她还?#27704;?#27809;看到自己的娘脸色那么难?#22402;?br />
    “娘没事。”

    篱儿这才放下心来,又挪回了顾雅箬身边,喜滋滋的看着手中的?#20960;濉?br />
    刚才的话题自?#30343;?#25504;了过去,顾雅箬和秋清灵又聊起了花卉的事。

    很快,马车到了城外的庄子上。

    早有人跑来知会庄子上的管事的,管事的迎出了门外,见秋清灵从马车?#20384;矗?#24685;敬行礼:“夫人,您来了?”

    “其他人呢?”

    秋清灵问。

    “都在花圃里。”

    “让他们停下手里的活计都出来!”

    管事的应是,小跑着去把人都喊了出来。

    秋清灵领着顾雅箬进去,篱儿跟在后面。

    ?#30343;?#30701;短五六天的工夫,花圃里各式的花又开了不少,阵阵香味飘来,让人心旷神怡。

    “箬儿,你看看,还有?#35009;聪不?#30340;花,尽管搬走。”

    顾雅箬摆手:“不用了夫人,我只要那些芦荟即可,?#36824;?#24744;这些鲜花过不了多少时日,就要败了,?#34892;┛上А?#22827;人可命人采摘下来,送到厉王妃府去,我给夫人做一些胭脂水粉。”

    秋清灵两眼睁得一般大,不可?#23478;椋半?#33026;水粉你也会做?”

    顾雅箬很是不在意,“闲暇无事时摆弄着玩的,夫人不必惊讶。”

    秋清灵简直不知道说?#35009;?#22909;了,好半天以后才发出声音:“箬儿姑娘,你可真是……”

    真是?#35009;矗?#22905;?#20011;也?#21040;?#40092;?#30340;词来形容了。

    说好的是搬了芦荟就回去的,可顾雅箬这样一说,秋清灵当真让人去采了不同的花瓣,中午自?#30343;?#22238;不去了。

    秋清灵亲自下去了厨房,就着现有的食材,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

    顾雅箬吃的赞不绝口,秋清灵没吃多少,一脸笑意的看着她吃。

    吃过午饭,三人又兴致勃勃的聊了小半个时辰的天,等到下人把鲜花采摘好了,众人才回了城。

    回了厉王府,让人把芦荟卸下来,直?#24433;?#21435;了花房,而那些花瓣则是搬去了清幽院。

    上次清?#32874;?#33457;,福喜这么多年攒起来的月钱全被扣没了,不但如此,还欠了好几月的,打了欠条。

    如今一看到这些鲜花,恨不?#32654;?#30340;?#23545;?#30340;,半片也不愿沾染到。

    顾雅箬看在眼里。故意?#24895;?#20182;们:“你们三个,把这些鲜花清洗干净。”

    三人一阵哀嚎,声音异常的凄惨,外面路过的府中的恰巧路过的下人吓得身体一哆嗦,几乎是小跑着走开了。

    “洗不完,今日晚饭不许吃!”

    顾雅箬又说了一句,才抿着嘴唇走进屋内。

    厉飞正在屋中练字,听到外面的动静,摇头,笑着问:“回来了?”

    “我让夫人采摘了一些鲜花,给她做胭脂水粉。”

    顾雅箬笑着解?#20572;?#36208;到桌案前。

    厉飞将最后一笔写完,放下了笔,去了水盆边洗干净了手,擦干净:“只给秋夫人?”

    “哪能呢?王妃的我也做出来了,不但如此,等做出来以后,让福来再去美?#23637;?#25343;一些做美容的东西,我亲自去给王妃做美容。”

    “你倒是很会巴结。”

    厉飞打趣。

    顾雅箬得意不已,“那是,我未来的婆婆,我自?#30343;?#35201;巴结一些。”

    “你呀……”

    厉飞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

    顾雅箬捂住?#34892;?#21457;疼的额头,幽怨的看着他。

    厉飞一阵大笑。

    屋外的福喜三人听到,手一哆嗦,看着手中洗坏的花瓣,几人欲哭无泪。

    秋清灵回了侯府,感觉?#34892;?#30130;惫,回了屋中?#19978;攏?#19968;觉睡醒,天色已晚,慢慢坐起来。

    候在门口的玲珑和芙蓉听到动静,进来伺候她穿衣。

    “?#35009;?#26102;辰了?”

    玲珑回答:“酉时中了。”

    “侯爷呢?”

    “侯爷还没回来。”

    秋清灵眉头轻蹙,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派人回来了吗?可是有事耽搁了?”

    “没?#23567;!?br />
    秋清灵眉头皱起。

    正常情况下,林鹏很少有这样晚回来的时候,如果是出去应酬,也会派人送信回来的。

    “派人去打探一下,看看侯爷是否还在忙公务?”

    芙蓉应声,走了出去,?#24895;?#20154;去打探。

    大约?#23047;?#38047;后,打探的下人回来禀报:“夫人,他们说,侯爷早就走了。”

    “知道了,下去吧。”

    下人退下。

    秋清灵不放心,打扮好了自己以后,去了大门外等着。

    等了大概一炷香的功夫,看看到林鹏乘坐的马车回来。

    马车停下,林鹏从上面下来,周身疲惫,看到秋清灵立在门外,惊讶了一下:“夫人,可是府中出了事情?”

    秋清灵回答着上前:“这么晚了,你还不回来,我?#34892;?#25285;心。”

    林鹏心中一暖,搂住秋清灵,往府里走,“我的错,今日有事耽搁了,忘记让人给夫人送信了。”

    一股似有若无的胭脂味飘入秋清灵鼻?#23567;?br />
    秋清灵身体僵硬了下,不动声色的问:“侯爷今日去哪儿了?”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下载 哈尔滨a8国际娱乐人均消费 香港九龙精准码报 山东十一选五必中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登陆 幸运飞艇是不是官网彩 七星彩走势图带坐标连线走势图 在线赌场开户送礼金 大乐透走势图500qi 河北快3推荐号码豹子 2029期七星彩规律视频 通天绝算 九龙运飞双三肖中特 河北11选5免费计划软件 青海快3第26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