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尘天之下 > 第五十四章 五行之术
君尘眼前本来空无一物,可随着张道真的一个“挡”字。顿时一棵一张多粗?#26408;?#26641;凭空出现在面前,要不是他反应敏捷,差点儿就一脑袋撞在树上了。

君尘立即换方向逃跑,但随着“围”字一落,前后左右四方瞬间长满巨树,将他围在中间,挡住所有去路。紧接着,“杀”字一落,巨树?#20185;?#37027;间长出密密麻麻的尖锐木刺,朝君尘刺去。

君尘功运周身将功力释放于体表,覆盖周身三寸的范围。同时左臂前伸上抬,挡在额前,右臂斜斜前向下伸,一直挡到?#21049;?#20197;下,凡是被君尘手臂碰到的木刺全部被折断。

紧接着,君尘猛然一转身,右臂向?#19968;游?#21040;腰后,自下而上划个?#19981;。?#25163;臂上翻,最后挡在胸前;左臂则向左自上而下环绕一圈儿,挡在垮前,又折断新伸出来的木刺。

“呃啊——”

君尘痛苦地大喝一声。虽然挡下了大部分木刺,但他的后背和双腿上依?#26432;?#21050;进了很多木刺。

“哦?居然破了本教主的木行诀,你很不错,很多成名的通玄高手,都在本教主的五行诀上吃了不少亏。你还没突?#39057;?#36890;玄,竟然能如此完美的接下五行诀,的确是天纵之资。”张道真赞道。

“谢谢夸奖!?#26412;?#23576;仰起头望着张道真,一丝狠戾之色?#21451;?#20013;闪过,将弑神匕插在腰后,心中随时准备召唤饮血剑,只要张道真准备发动绝杀,那么君尘就会全力以?#21834;?br />
“本教主并不是在夸奖你,只是陈述事实。你对战场的判断能力十分精到,如果你刚才一跃而起,从这唯?#24187;?#26377;被封锁的出口逃跑,那么下?#24187;耄?#20320;一定会死!”张道真道。

“不过你很敏锐,那?#27492;?#26412;教主留给你的生路,实则是必杀一击,连本教主都不得不?#38405;?#21478;眼相看!”张道真两?#21796;?#31449;在巨树顶?#35828;?#26641;叶上,居高临下俯视着君尘。

“有什么遗言,就赶紧说吧,说完本教主送你?#19979;罰 ?#24352;道真突然把头一偏,朝另一个方向望去,“咦?他怎么来了?”

只见一道森白的剑气,呼啸着冰寒剑意朝张道真划来。张道真缓缓抬起右手,食中二指以指代剑,斜斜一划,挥出一道剑气,迎?#20185;?#30333;剑气。

“轰——”剑气相交,崩碎的剑气,将张道真脚下巨树摧残的只剩下光?#21644;?#30340;树干,在剑气?#34892;?#30340;枝叶、树干都被嘣成碎屑。

这一幕,令君尘瞠目结舌,虽然早已经领略过通玄之境的威力,但此刻见到仍然忍不住内心震颤,通玄之境果真已经强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21073;?br />
“君尘兄,张教主由我来拖住,你快走!”一身白衣胜雪的张玄宗,周身飘着零星的雪花,由?#37117;?#36817;迅速?#20384;礎?#21516;?#31508;?#20013;的寒剑?#28216;瑁?#20960;道冰霜剑芒朝着张道真飞射而去。

“多谢玄宗兄,今日之恩,君尘没齿难忘。?#26412;?#23576;朝张玄宗一拱手,手持弑神匕从巨树中打出一个大洞,脱困而出。

“哪里走?五行之术,木行诀,围,缚,困——”

张道真大手一挥,君尘身边又长出几十棵巨树,将君尘团团围住层层包裹。紧接着,树干长出无数枝条,树木枝条层层缠绕,将君尘捆绑起来。

很快,巨树之间的空隙,就被枝条填满,君尘被缠?#39057;?#23436;全不能动弹,好像被包裹在厚厚的茧?#23567;?br />
“可恶。”张玄宗见状,刚想挥剑帮他解开束缚,却被张道真拦下,二?#35828;?#36523;影交织在一起。

“独剑寒江,?#25512;?#20320;,是救不了他的,还是速速退去吧,免得遭池鱼之殃!”张道真道。

“兄弟者,不求同生但求共死!君尘于我有救命之恩,我这条命是他救的,就算今日因他而去,更何况他与我一见如故。一个字,值了!”张玄宗道。

?#21834;?#24352;道真无语:说好的一个字呢?

“呃啊——?#26412;?#23576;使尽全身功力,在木行诀的束缚中奋力挣扎着,但没有丝毫?#20040;Α?br />
“君尘少侠,本教主劝你还是省点力气,乖乖等死吧!虽然这只是本教主随手使出来的道法,但若没有通玄之境的实力,是无法冲破束缚的!”张道真道。

听了张道真的话,君尘顿时不再挣扎,脑海中念头飞速旋转?#21644;?#29572;之境?#31354;?#20960;天我每个晚上都会冲击一次通玄之境的关口。奈何天不遂人愿,每一次都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

而今天还没有试过冲关,眼下已经没有了别的办法,只能再一次冲击一下通玄之境,期盼张玄宗能够帮?#21494;?#25302;延一些时间,好让我可?#36816;?#21033;突?#39057;?#36890;玄之?#22330;?#21531;尘心道。

张玄宗见君尘不再挣扎道:“君尘兄,千万不要放弃啊!”

君尘没有理会张玄宗,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进入入定?#21050;?#36816;起全身功力开始冲击任督二脉。功力在体内一周一周,周而复始的运转,他的额头上逐渐出现了豆大的汗滴。

“既然你如此不珍惜自己的性命,执意要与本教主为敌,那本教主就成全你。本教主的强大,你应该很清楚,你觉得你能在本教主手中坚持多久!”张道真道。

说话间,他右手食中二指朝天一举,中指指尖上出现了一颗五尺多大火球,向前一挥,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火球,朝张玄宗而去。

张玄宗左掌朝前一伸,一只白色的冰霜掌印迎上了火球。

“轰——?#34987;?#29699;和冰掌相撞后炸裂开来。

张道真脸上带着阴冷的笑意:“这一个多月来,你的进步着?#25377;?#23567;,对于通玄之境力量的掌握,已经炉火纯青,是个好苗子!?#19978;В?#22312;绝对的实力面前,你,还是太嫩了。五行之术,木行诀,木之牢笼。”

随着张道真的话音一落,张玄宗的脚下,枝?#35835;?#21051;凭空长出无数枝条,并变长变粗形成一个一丈大小的囚笼,将张玄宗罩在其?#23567;?br />
张玄宗冷冷一笑,手中寒剑斜斜向上一挥,一道森白的冰上剑芒划过,将囚笼展出一个缺口,紧接着寒剑连续?#28216;?#21313;几道冰上剑芒,瞬间就将囚笼*:“凭这个,就想困住我么?”

“五行之术,木生火,聚,焚,爆——”张道真手中不断变化手印,被*的四分五裂的囚笼,瞬间超张玄宗汇聚,焚烧起来,并以张玄宗为?#34892;?#29190;裂开来。

“冰霜护体——”张玄宗大喝一声,周身三尺之内瞬间凝结为一厚厚的人形冰雕。

“轰——?#26412;?#38598;到张玄宗身边的火球,虽然开始爆裂,爆裂之后火势突然一盛。但在火焰?#34892;?#30340;冰雕,却是没有一丝融化,张玄宗也没受到丝毫伤害。

火焰逐渐熄灭,冰雕出现裂缝,开?#21363;?#23544;碎裂,从寒冰里传出了张玄宗的声音:“水能克火,你身为天下北道魁首三清圣教的教主,不应该?#24187;?#30333;吧!”

“本教主自然知晓,只是在等你们的帮手全部到齐,也好一网打尽,免?#20040;?#27515;一个再来一个!”张道真一笑回头一看。

张玄宗沿着张道真的目光看去,原来是郭飞燕和名捕四小龙来了。五人见到张玄宗来援手,他们都松了一口气,可看到实际战况仍然不能有扭转?#24895;?#35266;,还是决定回来一起战斗。

就在张玄宗分神看郭飞燕等?#35828;?#26102;候,张道真脸上流露出邪魅地笑容,一道符印天雷从天而降。待张玄宗发觉已经来不闪躲了,只好运转全身功力护住周身,在身外形成三尺左右范围的寒气。

“轰——”

张玄宗被天?#30528;?#20102;个正着。符印天雷过后,只见张玄宗浑身冒着白烟,一身白衣焦黑地都要掉渣了,头发像做了免费的离子烫,十分潮流。

张玄宗冷冷地盯着张道真,手中寒剑一挥,一道冰霜剑芒带着无数飘落的雪花,朝张道真杀去。

张道真刚准备闪躲,却发现自己的双脚竟被树枝缠绕。但冰霜剑芒和雪花已经近在眼前,张道真双手捏诀,变幻手印在周身形成一个?#35813;?#30340;护罩将张玄宗的攻击挡下。同时,张道真的脚下的树枝?#35745;?#20102;火烟,可是火焰却没有烧到他的身上,只是将树枝烧断。

张道真解决了树枝的束缚后,回头双眼盯着名捕四小龙中的陆小麦道:“你是何人,为何会施展道术?”

“前辈您好,小道陆小麦,家?#25913;?#26159;天下南道魁首陆道元,还望前辈能不计前嫌高抬贵手,放过君尘将军!”陆小麦道。

“哦?原来是?#25103;?#21516;道,看在你?#30422;?#30340;面子上,本教主不为难于你,你可以走了!”张道真道。

“前辈,君尘将军的生命关?#26723;?#22823;陈江山以及大陈百姓的安危,我们是必须要救走的。”陆小麦道。

“既然你执意与本教主作对,那就休怪本教主不念同门之情!”张道真怒道。

“你们还是快走吧,这根本不是你们这个级别能参加的战斗!通玄之境所拥有的实力,没有亲身到达是永远无法体会其强大的!”张玄宗劝道。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是不会走的!因为君尘是我的爱人,即便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郭飞燕道。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