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朝第一权臣 > 第二百二十章:风起云涌
    纪凌在向吏部尚书王翱请教了一些大计后,便很快率军赶往辽东赴任了,而朱祁钰也批准了他在辽东建立军事卫所,以及“以辽人守辽土”的军事防御策略了。

    有了朱祁钰的支持,纪凌做起事来自然就方便多了:他不仅在当地修筑了一些军事卫所,而?#19968;?#20223;照后世的关宁铁骑建立了一支强大的地方骑兵。

    加上纪凌对他们有政策支持,不仅军饷拿得足,而?#19968;?#33021;分到土地,不用担心被那些官兵头目压榨,因此他们无论是平时训练还是直?#27704;?#21040;战场上,都异常卖命。

    同时对于辽东情势,纪凌也采取了在漠北的相似措施:分其枝,离其势,使其彼此牵制,陷入分裂,至此,辽东的女真人像漠北的蒙古人一样,也彻底成为了一盘散?#22330;?br />
    当然,在这一过程中,纪凌也免不了为自己谋些好处:与那些部落贵族首领进行贸易互市,只这一项就足以使得他在大明北方边境上横行无忌。

    纪凌并没觉得有什么负罪感,毕竟?#26143;?#22909;办事儿:朝中官员需要打点,手下养的兵也需要吃饭。

    现在魏七、李大志都能够在大同、宣府独当一面,也用不着自己过于操心,可谁知京城中的一场政治风暴,竟再次将纪凌卷入了旋涡之?#23567;?br />
    景泰四年六月上旬,皇帝朱祁钰突患重病,近一个月卧床不起,群臣再次掀起复储之议,朱祁钰遂召忠国公纪凌回京,名为商讨国家大事,实则利用其威势镇压群臣。

    而纪凌到达京城的第一天,就被病重的朱祁钰遣人传唤进了?#20351;?#22240;为他已经被群臣的进谏和自己的无能?#39057;?#27809;有了办法。

    朱祁钰之于无能,并非他弹压不住手下的大臣,而是深悔无法诞下龙子,将皇位传承下去。

    更令朱祁钰愤怒的是,他心中愈急,便愈发事与愿违:尽管朱祁钰近一年来坚持每夜与一众嫔妃交欢,但早已力不从心的他根本无法达?#23578;?#24895;,渐渐地,连唐贵妃、李惜儿等人对此也不抱希望了。

    与此同时,?#36824;?#22312;南宫的朱祁镇虽然生活条件艰苦了些,却频繁开花结果:不仅之前的几个妃?#19978;?#21518;替他诞下了一儿两女,?#22303;?#37324;面伺候他起居的一个小?#26367;?#20063;怀上了他的孩子。

    钱氏?#34892;?#24576;念之前与朱祁镇和谐的夫妻生活,可她如今也无法埋怨朱祁镇对自己提不起丝?#21015;?#36259;,只能眼睁睁看着朱祁镇将那个十六七岁的小宫女唤到屋?#27704;?#20365;寝,而自己只能?#25512;?#20182;嫔妃去挤同一个房间。

    也许他只是心情不好吧……钱氏在心?#37034;?#24944;着自己,同时还要亲自去伺候那个大了肚子的小宫女,因为她马上就要临盆了。

    南宫紧锁的宫门此时被再次打开,朱祁镇看着在院中出入的那些生面孔,心中不由得一阵激动:说到底朱祁钰还是有点良心,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苛责自己,而自己……?#37096;?#20197;利用这个机会向?#39287;?#20256;递消息。

    听说自己那个好弟弟病情更加严重了,这就是报应啊!你废黜了我的儿子,结果你的儿子很快就死了。

    你抢了我的皇位,结果你自己马上也要不久于人世了……朱祁钰,你没有想到吧?老天爷是长了眼的!

    屋?#27704;?#34987;自己临幸过的小宫女已经传出了阵阵嚎叫,接生工作马上就要开始了,而那个混杂在稳婆和御医中的小太监,则适时地朝自己递了个眼色,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的主子就叫曹吉祥吧?

    曹吉祥,王振曾经的余?#24120;?#33258;己待他是有恩的,至于曹吉祥记不记得这份恩情,那?#22303;?#24403;别论了,只不过朱祁镇确定,朱祁钰对曹吉祥肯定没有恩情……

    是的,新君朱祁钰不喜欢宦官,他所信任的,只有从小陪自己长大的成敬和兴安两人而已。

    ?#19978;?#25104;敬就在前些日子因病而告老还乡了,但朱祁钰仍?#24187;揮邪?#20869;朝的权力交给资历颇深的曹吉祥,而是接受忠国公纪凌的举荐,提拔了一个叫怀恩的老太监。

    因此如今的内朝大权归怀恩和兴安两人掌管,而更得朱祁钰信任的兴安则日夜伺候在患病的朱祁钰身边。

    此时朱祁钰又陷入了或是昏迷、或是睡眠的状态,忙活了半天的兴安不敢打扰,只是又默默地在角落里替朱祁钰熬起了药汤。

    如今频繁出入宫禁的纪凌觑着天色已晚,白日里伺候的婢女都也都走得七七八八,便和兴安小声打了个招呼,准备趁着宫锁落下之前离开这里,谁知刚走到外间门口,便被迎面而来的李惜儿给拦住了。

    “等一下……”李惜儿伸手拉住纪凌的衣袖,同时朝他暗中使了个眼色,“我有话与你说。”

    纪凌之前也被李惜儿在?#20351;?#31169;室内挑逗过几次,此?#26412;褂行?#21496;空见惯的感觉,只是下意识地冲她蹙了?#20037;纪?#36947;,“放开我,李惜儿……”

    “哟,现在可真是不怕我……”李惜儿伸出小雀舌在唇边轻轻一舔,颊间便现出一抹勾人神色,“不过也?#21387;鄭?#35841;叫人家一颗心都捏在你的手里……”

    “不要再开这种玩笑!”纪凌加重语气,刚要甩袖离开,忽听得?#39287;?#26377;人高声奏道,“武清侯石亨求见陛下!”

    李惜儿一听到有?#27515;?#20102;,连忙后撤两步,摆出一?#24444;?#31302;神色,?#34892;?#30382;笑肉不笑地看着纪凌道,“忠国公,到底让不让他进来?”

    纪凌没有搭理李惜儿,而是冲她使了个眼色,示意李惜儿先进去再说,同时自己则开门走了出去,迎向石亨拱?#20013;?#36947;,“武清侯,正巧?#21307;?#20799;个在里面盯着,不知道有什么事儿?”

    “哦,忠国公!?#24444;?#28982;石亨比纪凌的年纪要大得多,但他此时的地位比人家低,因?#27515;?#25968;自然要行得恭敬,“其实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只是代群臣来看望一下皇上的病情,同时问一下祭祀的事情……”

    附注:不要看到这里就觉得笔者在胡写乱写,因为成绩不好而自暴?#20113;?#25918;心,我真的想了一个非常牛?#39057;?#32467;局,而且我觉得爽爆了,各位读者朋友期待一下吧!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