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最后一个僵尸 > 第259章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罗博觉得自己以后的生活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他好像又觉得很向往这种生活。

    久思不得骑姐,只能给出一个答案,“人类真是奇特的动物。”

    饭?#21482;?#22312;进行着,罗博通过他们三人的一言一行,更加确定他们是预谋很久的。

    李猜和付洛雪甚至听到8点的钟声响起,就立刻离开餐桌,慌忙的告辞,留下笑意盈盈的孟云胡和诧异的罗博。

    “你去暖床,我洗碗后就来,”孟云胡撂下一句话就去了厨房。

    这话说的那么自然,那?#20174;?#20004;人世界的生活惯性。

    都让罗博产生一种错觉,“她不应该是昨晚才来到我家的。”

    罗博想去厨房大声说一句,“我们各睡各的。”

    但他却去了自己房间,开始洗澡。

    身体很诚实啊!

    他刚?#19978;攏?#23391;云胡就进来了,对着他嘻嘻一笑,哪怕罗博假装闭着眼睛。

    这轻轻的笑声像是对罗博的挑战,罗博觉得自己不能认输,于是他更加努力的闭上眼睛,但是里面浴室的哗哗的水声让他心猿意马,该死,自己这是怎么了?

    罗博?#35805;?#27861;,掏出?#21482;?#25171;开小说,看着一个叫什么罗的小说,这作家小说不好看,也不差,自己随意打开的,原因就是都姓‘罗’,还有一点就是作者长得挺好看的,就是那种去泰国做人妖都能做成台柱子的那种。

    他看着看着,就让自己不那么心猿意马起来,但是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多久,一阵体香迎面扑来,一个软弱弱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上,他能感觉到对方丰盈饱满的部分在自己的心脏位置?#36153;梗?#37027;一双修长的双腿夹着自己的腰。

    罗博不由得呼吸加重,孟云胡没有吹头发,她湿漉漉的发梢摩擦着自己的脖子,让他从皮肤到心脏都是痒痒的。

    孟云胡双眼迷离,小香口轻轻开启,罗博知道她要说什么,但是,这一却发生的太早了吧,自己才失去?#19981;?#30340;女人,我是应该挣扎呢还是挣扎呢。

    “罗博,对不起,我喝多了,没看到你,压到你了。”说完她就翻下身,在一旁睡去。

    我靠,这是什么剧情?这是谁设计的剧本?

    罗博差点抓狂了。

    你就这样睡过去了?

    难道,我们不是应该发生点什么?

    罗博居然有点失落,不对,是很失落。

    他拿出枯水大师给他的?#23621;悖?#24515;烦意乱的时候,你就?#20204;謾!?#36825;是大师给他的忠告。

    于是,他敲起了?#23621;悖?#22047;嘟嘟。。。”

    如果枯水大师知道他是为了这事,不知道棺材板还盖不盖得住!

    “她今天会不会让我挠后背?还会抱着我睡嘛?我后半夜不会胡作非为吧,”

    “老公,你的?#23621;?#22768;很凌乱!”

    ?#21834;!!!?br />
    “今天不要你挠后背了,你昨晚累了,早点睡吧,我的睡衣换了个宽松的,”

    ?#21834;!!!!蹦居?#22768;音更加急促!!!

    罗博轻轻的敲了半夜?#23621;悖?#30452;到对方沉沉的呼吸声,自己也有了倦意,他把自己的双手交叠放在自己的胸前,也随之睡去。

    一阵?#21482;?#30340;震动声,让罗博醒来,他大脑还没清醒,自己的手掌试着活动下,好舒服,好饱满,好有感觉。

    突然,他清醒了!

    自己的手放在哪里啊!哪里?#25913;?#20809;滑,还有一种舒适的催眠作用。

    他把自己汗津津的手抬起来,还有孟云胡的味道,罗博出了一身汗,自己真的睡着了,就“禽兽”了!

    孟云胡嘤咛一声,把自己的脑袋钻进罗博的怀里,让她?#36153;?#20986;来的沟沟更加深邃。

    罗博都忘记了?#21482;?#30340;震动,直勾勾的看着。。。

    直到?#21482;?#19981;停的响动,让他慢慢清醒过来,这让他想起一句话。

    当你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着你!

    哲人诚不欺我!

    是舒怡卉打过来的,“没打扰你吧。”

    “咳咳。。。没?#23567;!?br />
    那边沉默?#35813;耄?#20182;招了,你要不过来一趟。”

    罗博求之不得,干净穿上衣服,开门,打开电梯,?#24613;?#20851;门,好像想起什么。

    他又回到房间,把掀开的被子盖好,把深渊盖在被?#27704;鎩?br />
    来到警局,舒逸卉带他来到审讯室,里面没有热狗,只有他两,舒逸卉满脸倦容,“虽说他说了,但是好像他真的不是杀人凶手。”

    舒逸卉又问道,“你怎么那时候就知道是他拍的裸照?”

    “如果是情侣之间拍那种情侣?#25484;?#19968;般都会有各种姿势,还有眼神的交流,就是爱意,但是,你?#32431;?#20182;拍的那些?#25484;?#23039;势都是自己摆出来的,因为郑菲菲一?#31508;?#30561;着的,应该是昏迷的,也就是说是不知情的情况下拍出来的,她和张小兵是热?#21040;?#27573;,怎么会下药迷晕她再去拍照,所以,只会是热狗做的。”

    舒逸卉点点头,“看来你现在也是热?#21040;?#27573;,懂得就是多。”

    罗博假装没有听见,问道,

    “那他说了什么?”

    “你自己看录像!“

    录像里的热狗,战战兢兢,来到警局的他把所以的事情都说出来了。

    罗博听了一遍就明白了。

    原来就是张小兵是个花花公子,让郑菲菲没有安全感,经常夜不归宿,郑菲?#25169;?#20197;才去找热?#38750;?#35785;,本来热狗就暗恋着她,在某次又找到他之后,就给她下药了,然后拍了些裸照,至于跟过分的,热狗也不敢做,看来他就寄相?#21152;?#36825;些?#25484;?#19978;。

    “他没有杀人,现在线索又断了。”

    舒逸卉又说道。

    罗博把录像又看了一遍,然后,又看了一遍。

    一个小时过去了,

    审讯室里烟雾缭绕,舒逸卉没有打扰他,给他端来一杯又一杯咖啡。

    天色快亮的时候,罗博抬起头,“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哦。”

    “也许是我们觉得不重要,热狗也觉得不重要,但是,可能很重要的线索。”

    “什?#27425;?#39064;。”

    罗博把录像调到一个时间点上,出现的对话是“那次,郑菲菲又说房间里?#34892;?#24322;常,我估计是她一个人害怕,张小兵又在外面花天?#39057;兀?#25152;以我就又去安慰她了。”

    “你听到了没,房间‘又’?#34892;?#24322;常,‘又’去陪她了。”

    “然后呢?”

    “这就是说房间异常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你们都?#35805;?#23427;当成重要的事情?”

    “你的意思,那个房间有脏东西?”

    “不知道,但是,这可能才是真正的线索,再去提审小胖子,这咖啡,真难喝!!!”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