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渔家调 > 第一百零七章 落空的王大虎,颜景泰下场


    翌日,颜正茂出摊之后径直去了锦绣绸缎庄,绸缎庄门口停驻着好些载货的马车,颜正茂纠结了一下还是拎着两条大鱼进门了。

    “王老板在不?”颜正茂张望了一会儿,看到熟悉的伙计便问道。

    “哟!颜叔今儿怎么过来了?竹玉妹妹不是归家去了?”伙计从货架上爬下来,笑着问道。

    “是回去,我今天主要是来替竹玉那丫头辞工的。”

    “辞工?怎么好端端的要辞工了?我记得竹玉妹妹的绣活挺好的,好多绣娘都夸她呢!”伙计错愕不已,显然被颜正茂这话给惊到了。

    “谁要辞工呀?”王老板悠哉悠哉地从后院进来,看到颜正茂立马热情地招呼道:“大兄弟今天怎么有空上我这儿来了?你家丫头不是回去了?”

    “王老板好,难为您这么忙还记得小女归家这小事,这两条鱼是今天刚打的,还鲜活着,给您尝尝,另外就是想跟您说说我家丫头辞工的事情。”颜正茂憨厚老实地搓着手说道,显得?#34892;?#35880;小慎微。

    看他这样子就像个老实本分不惹事的小老百姓。

    刚刚还笑呵呵的王老板这下可笑?#24576;?#26469;了,换上一脸疑惑,?#38712;?#20040;着?怎么突然就辞工了?是觉得工钱太低还是怎么回事?若是工钱的事情我们可以再商量,毕竟她现在手艺也不错,可以加点。”

    颜正茂见王老板不想放人,便做出一脸无奈的样子,叹息道:“王老板,若不是?#35805;?#27861;我也不想她辞工,她在这儿做活每个月还能?#34892;?#26376;钱,不做的话我们家就少了一部分收入。

    只是家里的老父亲病了,又?#20185;?#25105;那大儿子今年要下场考秀才,我一个人从早忙到晚,两头都顾不上,我媳妇也没法两头兼顾,她要事不辞工,家里的老人和活计都没人管,?#24576;?#21568;!”

    王老板皱起了?#32426;罰?#27785;默不语,他是打从心里不想放颜竹玉离开,可颜正茂都这么说了他又不好强留,以势压人的话颜?#19968;?#26377;一个准备下场的儿子,万一那小子要是有造化的,对他可不利。

    权衡利弊之后,王老板笑了,“既然如此那就太?#19978;?#20102;,本来?#19968;?#24819;着那个丫头绣活不错可以好?#38376;?#20859;的,现在这样那也?#35805;?#27861;了,?#36824;?#25105;这里是随时欢迎她回来的,若是家里头的事情解决了她还想来做工,我这绣庄大门一直为她开着,哈哈哈……”

    “那可太?#34892;?#29579;老板了!太谢谢了……”颜正茂感激涕零地一个劲儿给王老板道谢,看绣庄事情很多,这才提出离开。

    王老板将人送出铺子才沉着脸进去,伙计在边上观望了一会儿,?#24187;?#23601;里地摇摇头,低头接着干活。

    这么一耽搁,颜正茂回到东清浦时天色?#20011;?#24443;底按下来了,好在这会儿日头长,倒不至于披星戴月。

    “爹,二丫头的事情?#20011;?#20102;解决了,那王老板虽然不想放人,?#36824;?#26368;后还是什么也没说,我跟他捍璇了一会儿,?#35805;压?#31995;变坏,就是以后最好避着别再跟对方碰面,省得圆?#36824;?#26469;。”

    ?#38382;?#21548;说事情解决了重重松了一口气,总算可?#22253;?#24515;踏实的过日子了,至于颜正茂说的避免碰面她觉得不是什么问题。

    如今他们捕的鱼全都托别人售卖,自己?#24576;?#38754;,所以不用担?#35851;?#29579;老板遇上,而颜正茂在南溪书院附近卖鲜花饼,跟绸缎庄没什么交集,想来也不会轻易被碰上。

    王老板的小儿子王大虎听说颜竹玉不来绸缎庄立马阴沉下来,“爹,为什么那么突然。”

    王喜来无奈叹了口气,“她爹说她哥要下场,家中老人又病了,离不开人,爹能怎么办?总不能强留人家吧!”

    “爹知道她家在哪里吗?”王大虎?#20976;?#24515;地问道。

    王喜来一愣,想了好久才犹豫道:“这个爹还真没问过,?#36824;?#22905;爹是渔民,想来她家应该就在东阳湖上了,之前爹是在鱼市碰上她爹的。”

    “鱼市……东阳湖……”王大虎默念了几遍。

    接下来几天王喜来天天去鱼市寻人,就想再碰上颜正茂好打听他家的地址,一连去了一个月也没看到颜正茂的人影,王大虎这才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

    颜正茂可不知道王喜来找了他一个月,这段时间他是做生意做上瘾了。

    如今他这摊位有了许多固定的客人,好多都是书院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连带着一些?#36824;?#20154;家的下人?#19981;?#19978;他这里买点心。

    一来二去,颜正茂也?#40092;读?#19981;少人,再加上他做生意公道走慷慨,时常给人家去些零头,在这条街上人缘还不错。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樱花和梅花的花?#31454;?#24555;就过了,颜竹君不得不选用其他的花卉做馅,等?#20498;?#30340;花季一到就可以制作?#20498;?#33457;饼了,到时候生意肯定更加火爆。

    颜景泰是在?#20498;?#33457;饼上市的时候才知道颜正茂在南溪书院摆摊,震惊过后便成天寻着空闲过来帮忙。

    每每他一出现,颜正茂立马喊他回去念书,几次三番颜景泰便不来了。

    因为六月他就要下场了,若是能一举考下秀才才是真的帮颜正茂的忙。

    有了这样的念头,颜景泰念书更加刻苦了,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等六月秀才考试结束,颜景泰生生瘦成?#20284;?#21253;骨。

    ?#38382;?#22312;看到他的第一眼心疼得眼泪都落下来了,就是颜璐也是心疼大于欣慰。

    颜竹君默默地给他端了一碗鸡汤,调侃道:“大哥,你真的是去考秀才吗?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去经历了一番苦难。”

    颜景泰一脸苦笑,两颊的颧骨都?#24576;?#26469;了,带着变声期特有的嘶哑嗓音道:“小妹,你就别打趣你哥了,说?#38477;?#36824;是自己心态不好,一场考试下来倒像是生了一场病似的,以后可如何再继续科考!”

    这还只是考秀才,等考举人的时候可是要?#36824;?#19978;三天三夜,考进士更可怕,一关就是七天七夜,他连第一场都熬的这么?#37327;啵?#21518;面还怎么接着考试?

    不说颜景泰自己担心,就是颜璐也替他担心不已。
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